34歲被醫生判「活不過6個月」!她不甘向命運低頭 賣房求生「活過一年又一年」:我命由我不由天

2018年7月,一位34歲的女孩突然感覺身體不適,前往醫院檢查后,醫生給出了絕望診斷:「宮頸癌中晚期,活不過半年。」

不信邪的女孩又接連找了6家醫院診斷,結果只得到了一個答案,宮頸癌中晚期,命不久矣。

醫院的診斷猶如晴天霹靂一般,狠狠劈向了這位年輕靚麗的女孩,但她卻笑著對醫生說:「都說我活不過6個月,我偏要活夠7個月。」

徐茜出生於1984年的江蘇南京,她從出生起就被「不幸」二字纏身。徐茜的家庭並不富裕,甚至可以說非常貧困。她的父親患有嚴重的失聰,耳朵不太靈光,哪怕伏在耳朵邊說話都聽不太清楚,她的母親左眼失明,只有右眼能視物。

Advertisements

父母身體的劣勢,讓一家人在社會上的競爭中處於下風,哪怕徐茜的父母十分勤勞能幹,但依舊無法挽救貧困的現狀。

徐茜童年時上學的學費都是家裡的叔伯幫忙墊付的,但她仍未喪失對生活的陽光和對未來的憧憬。

生活在一個貧窮且特殊的家庭,徐茜從小到大學會最多的便是感恩,對生活的感恩,對幫助自己的親人感恩。

Advertisements

可嘆,命運總是那麼難以言表,為了能減少家庭的負擔,徐茜選擇早早輟學外出打工,她瘦弱的肩膀扛起了家庭的重擔。

徐茜作為家中的獨女,從未因父母身體的不健全而感到自卑,反而積極面對每天的朝陽,想要通過自己的雙手為父母創造一個美好的未來。

輟學以後,徐茜全身心投入在打工賺錢上面,雖然學歷比不過他人,但徐茜卻用更多的時間來彌補自身的不足,努力融入日新月異的社會環境。

Advertisements

一連十多年,徐茜通過勤勞的雙手讓家境變得逐漸富足,不過她最美的年華卻因為忙於工作的原因,而忽略了自身的感情,這也成為了徐茜一輩子的遺憾。

30多歲的徐茜,終於有時間停下來享受生活,迎來幸福的人生。徐茜與一個同樣陽光、積極的男生談起了戀愛,兩人的感情也一直十分穩定。

然而,就在徐茜和男友規劃未來,談婚論嫁,討論生男孩還是女孩時,命運卻向這個倔強的女孩露出了獠牙。

2018年7月,正在工作打拚的徐茜突然覺得身體不適,胸口時常出現胸悶、難以呼吸的癥狀。

Advertisements

病痛的折磨讓徐茜難以忍受,無奈之下,徐茜獨自一人前往醫院做檢查。

徐茜也沒料到,正是這次檢查,改變了她的一生。

經過醫院系統化的檢查后,醫生告知了徐茜一個可怕的結果:「宮頸癌中晚期,只有半年的生命可活。」

Advertisements

當徐茜從醫生口中得知「宮頸癌中晚期」后,她卻做出了一個反常卻又合理的反應。徐茜直接否定了醫生的結果,她不相信自己一直健康的身體會患上宮頸癌。

徐茜沒有繼續和醫生理論,而是默默地離開了這家醫院。

走出醫院的大門以後,徐茜看似平靜的外表下內心卻早已猶如打翻了五味雜陳。

徐茜強忍著眼淚趕往了另一家醫院,然而,在做完檢查后,醫生也是給出了一樣的診斷結果「宮頸癌中晚期」。

Advertisements

不信邪的徐茜拿著兩家醫院的診斷結果,然後又一家醫院一家醫院的檢查、診斷,一共找了6家醫院,但是得到的卻是同樣的結果「宮頸癌中晚期」。

徐茜心中保留誤診的一絲希望卻在6家醫院的診斷後完全消亡,她只能拿著厚厚一疊的診斷書,默默接受了自己患癌的現實。

然而,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徐茜積極努力地調整心態,決定與癌症病魔做起生死較量,可當她的男友得知她患上宮頸癌中晚期后,甚至一句話都沒有留下,而是在徐茜最需要他的時候,轉身離開了。

Advertisements

一連串的不幸降臨在了34歲的徐茜身上,作為一個普通人,絕望、輕生的念頭在徐茜的腦海中浮現。

徐茜的前半生都在為改變貧窮的家境而忙碌,也在為父母能過上幸福的生活而奮鬥,尚未來得及享受生活。

癌症病魔來得太過兇猛,猶如五雷轟頂一般,將徐茜倔強的內心劈碎。

徐茜想過放棄自己短暫的一生,但唯獨兩個人在得知徐茜患癌后從未想過放棄,這兩個人就是徐茜的父母。

醫生曾告訴徐茜和她的父母:「你們治還是不治?想要繼續往下走,那我就盡最大的努力,但我不能保證救的回來。」

徐茜的父母卻很堅定地回答:「不管怎麼樣,我們都要救!」

醫生聽到徐茜父母的回答后,長嘆了一口氣說:「唉,這個小孩太年輕了,太可惜了,你們治下去也是人財兩空,照我看來的話,病情發展這麼快,半年吧。」

或許是徐茜的父母給了她信心,也或許是醫生的話激起了徐茜的叛逆心,她決定尊重父母的意願,積極接受治療。

漂亮的徐茜為了方便治療,毅然剃去了心愛的秀髮,成為了一個光頭。

三千煩惱絲剃去以後,徐茜也徹底釋懷,她每天都在微笑著配合醫生化療、吃藥,而她也在心中立下誓言:「醫生說我活不過6個月,我就偏要活7個月!」

晚期的癌症就是絕症,基本沒有治癒的可能,而且也是一個無底洞,普通家庭基本上無法承擔。

一場與癌症的鬥爭,讓徐茜一家一夜回到解放前,三十多年的積蓄全部花光,但仍遠遠不夠。

徐茜的父母不願女兒被病魔奪走生命,甚至不惜將位於南京的房子賣了湊錢,也要給女兒徐茜治療。

因為父母的堅持與鼓勵,徐茜更加積極地面對現實,哪怕在接受常人難以忍受的化療時,依舊微笑面對。

不甘向命運低頭

徐茜的病房中同樣有幾位患有癌症的病人,這些患癌的病人總是用最消極的態度來面對病魔。

徐茜同樣遭受著宮頸癌中晚期的折磨,但總會用笑容感染著同病房的病友,哪怕這些病友年紀很大,徐茜也會向朋友一般,用最溫柔最堅定的話語,讓病友重燃對生活的希望。

經過近6個月的治療,徐茜除了光禿禿的頭髮和因為化療而變得消瘦的身體,基本上看不出來她是一位癌症晚期的病人,她的笑容總會溫暖身邊的每一個人。

時間一天天過去,已經到了醫生預估的最後期限,但徐茜的身體卻一天天好轉,並且實現了活夠7個月的誓言。當徐茜再一次面對主治醫生后,開玩笑般地說道:「我已經活了7個月了,你看我沒事吧,接下來我要活到今年過年。」看似是開玩笑,但徐茜卻從心底里發狠:「我命由我不由天。」

徐茜曾夢想著等自己閑暇以後能和父母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但她的前半生都在忙碌,所以這個夢想一直都沒有實現,但如今徐茜患癌以後,反而有了更多的時間,所以她決定和父母一起到世界各處走走看看。

然而,就在徐茜憧憬在有限的生命中做更多有意義的事情時,癌病變卻急速擴散起來。

微笑面對病魔,我命由我不由天,徐茜在此熬過了2019年春節,她也時隔多年,再一次和父母在出租屋中吃了一頓豐盛的團圓飯。

2019年3月,徐茜剛熬過春節,她身上的癌細胞發生了急速轉移,從宮頸處轉移到了鎖骨、腋下,在她的腋下長起了核桃般大小的惡行腫瘤。

醫生在看到徐茜癌細胞轉移后,只是更加直接地說:「你最多只剩三個月可活了。」

聽到醫生的話,徐茜再一次倔強地表示:「我偏偏要再活一年、兩年,甚至更久。」

癌細胞擴散轉移以後,病痛日夜折磨著徐茜瘦弱的身體,但她的從未表現出來,依舊用微笑來面對。

巨額的醫療費成為了攔在徐茜面前的一座大山,此時家中早已變得千瘡百孔,親戚朋友的錢也都借了一遍。

為了能夠緩解父母身上的壓力,徐茜聽從朋友的建議,選擇成為一名短視頻網紅,將自己抗癌的經歷和富有感染力的微笑,傳遞給更多的人。

徐茜在短視頻中,總是用最美的笑容示人,而她與癌症鬥爭的精神,同樣也讓無數惡疾纏身的患者產生了對生命的敬畏與對生活的嚮往。

就這樣,徐茜開始用短視頻記錄起自己抗癌的時光,同時也通過直播帶貨的形式,為自己賺取醫療費。

徐茜成為了一名抗癌網紅,雖然高昂的醫療費依舊壓的徐茜一家難以喘息,但網紅的身份依舊讓徐茜有著延續生命的資本。

徐茜一邊通過網路平台帶貨賺取醫療費,一邊陪伴父母領略大美河山。

2019年至2022年,徐茜收穫了近百萬的粉絲,其中有很多粉絲通過徐茜積極樂觀的短視頻找到了生活的方向,而她的留言區中,也都是無盡的讚美與鼓勵。

癌細胞的一次次擴散,醫生也一次次的給她下達了死亡通知,然而,徐茜卻一次又一次的戰勝了病魔,一天一天樂觀的活了下去。

經歷過生死,徐茜已經看淡了所有,唯獨放心不下的便是她已經年邁的父母。

每一天都走在生死懸崖邊緣的徐茜,盡量用最有限的時光陪伴父母,然而世上沒有完美的結局,人生中也都充滿了遺憾。

2022年2月23日,在與病魔鬥爭的四年後,徐茜最終還算是沒能戰勝癌症,徐茜的父母通過短視頻告訴了她的粉絲悲痛的事實。

「抗癌女神」離開了人世,生命化為了一片虛無,但徐茜的視頻卻留了下來,按照她生前的想法,不僅是為了給父母留下一份念想,同時也是為了鼓勵更多患癌的病人。

徐茜抗癌路上的樂觀、豁達,詮釋了生命的偉大與可貴,哪怕命運向我們露出獠牙,我們依然有著向命運抗爭的資本。

抗癌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需要很多勇氣,每一個與癌症抗爭的生命都值得敬畏。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