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女擁9間房!老父稱工廠欠18萬「負氣露宿街頭」 老闆駁斥「當年好心被雷劈」鬧上法院釐清真相

子女名下有九套房子,這名八旬老父親卻露宿街頭,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一位老先生守在街頭,聲稱自己兢兢業業看廠14年,公司卻不給薪水、私吞他的血汗錢;然而工廠一方卻表示:老人恩將仇報、反咬一口。雙方僵持不下,最終鬧上法院和媒體,才讓人得以釐清背後真相。

大陸一名老先生名叫趙君發,今年已經80歲。他的老伴鄧子明,今年也78歲了。從趙爺爺那了解到,剛剛他被人將自己在曾經住了十幾年的房子裡,強行拖了出來。

Advertisements

趙爺爺說:「身上傷口都不讓我包紮一下,就把我拖在地上,站著問他,一下就把我推到地上。」

在過程中這些人態度十分蠻橫,將自己連人帶物的都扔了出來,全然不顧自己80歲高齡,從而導致自己手上、背上都受傷。

趙爺爺表示自己老了,就被工廠趕出來了,將他們夫妻倆趕出門的,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家人。

然而這個下跪的女子是趙爺爺的女兒,趙燕華,她表示將父母趕出家門,並不是她們做子女的,而是另有其人。

在現場的女兒的苦苦哀求老人跟自己回家,但是兩位老人寧願住馬路邊也不要回家。

Advertisements

趙爺爺的老伴鄧婆婆告訴大家,自從被趕出家門後,他們夫妻倆便露天席地睡在工廠的馬路邊。可昨天夜裡暴雨,他們才不得不出去,尋找了一些廢棄的建築材料,然後搭了個臨時的棚子避雨。吃飯就靠樹枝生火,但是因為下雨都被打濕了就無法做飯,老倆口已經兩三天沒有吃飯了,餓了就喝點礦泉水。

真的實在難以想像,兩位80歲的老人竟然在工廠馬路邊搭建的棚子裡,在這樣的環境中生活了十天。

趙爺爺的兒女勸阻趙爺爺下雨跟他們回家,非常著急,但是趙爺爺始終是堅定的態度,堅決不回去。

Advertisements

趙燕華說不是他們兄妹倆將父母趕出家門的,也不是他們對父母不聞不問,不管不顧,而是父母不願跟著他們回家。趙燕華說她有五套房子,他的弟弟有四套房子,想住高樓就能住高樓,但是面對兒女的苦苦哀求,趙爺爺夫妻倆始終無動於衷。兒女有九套房,放著電梯公寓不住,老倆口究竟為何偏偏就住在這馬路邊。

趙爺爺說,他不跟兒女住,他已經在工廠住了一二十年了,將自己強行趕出來的就是自個兒的弟媳婦。左莉,弟媳婦將哥嫂趕出門,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80歲的趙爺爺又為何住在弟媳婦家呢?

趙爺爺的女兒趙燕華說:

Advertisements

「2007年,他們去接我老爸,接到這裡給他們看廠,剛到職的時候老倆口薪水是一個月六百塊錢人民幣(約新台幣2500多元),最後漲到一千塊錢(約新台幣4300多元),兩個人一個月一筆薪水,今年七月份,他們把最後一台機器拉走了,發函告訴我把父母接走,他們的工廠是危房,我的父親說他有幾年薪水都沒拿到,他不走,他固執。」

趙爺爺說,弟弟趙青萍和弟媳左莉是川崎機械有限公司的股東,2007年弟媳請他們老倆口在川金機械有限公司白馬廠區看守大門,平日老倆口就住在工廠裡。來的時候左莉還說得很好,表示等老倆口以後老了,就協助他們安置,可是自從三年前弟弟走了以後,態度就發生了大轉變,現在就是一種不理人不採的狀態,有了錢便把老倆口趕了出來,趕了很多次了,每次態度都十分強硬,直接把他往外抬,趙爺爺不願意走的原因就是弟媳拖欠他們夫妻倆3年半的薪資,共計42000塊(約新台幣18萬)。

Advertisements

趙爺爺平日的工作就是為廠區工人開門、關門、打掃廠區衛生為廠區看守大門。自從被趕出來之後,趙爺爺夫妻倆在工廠門口就住了下來。

如今白馬廠區大門緊閉,早已停產很多年。隨後,當地記者來到川金機械有限公司總部了解情況。

Advertisements

當問到左莉時,工作人員表示左莉不在,說明來了解白馬廠老人的事情後,負責人過來說趙爺爺是大搖大擺走出去的,當時還有照片,這是家務事,而不是公司的事情,他從來都不是公司的員工。

趙爺爺稱自己為工廠看守大門看了14年,但是如今不僅被拖欠了工資,而且還被強行趕了出來。但是公司卻說趙爺爺並非公司員工。

工廠卻說好心幫扶反被訛

Advertisements

老人露宿街頭到底是為什麼?由於川崎機械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始終沒有拿出口中的照片。為了弄清事情來龍去脈,記者來到當地政府找到了負責協調此事的工作人員。

當地副鎮長鍾加林表示:「在白馬村的川金企業,原定法人叫趙君平,也就是趙爺爺的弟弟,趙君平於2017年意外離去以後,左莉(趙爺爺弟媳)就相當於是這個企業的法人到現場協調的是左莉的親妹妹,叫左波。」

參與協調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老人被趕出來後,他們便組織雙方進行協商。然而左莉並沒有出現,都一直是左莉的妹妹左波協商。

左波說她了解到的是企業並沒有欠趙爺爺薪資,按照趙爺爺的說法就是三年半的薪水,但是他們企業花名冊上從來沒有這兩個人,從來沒有請過他們當警衛。

趙爺爺與公司有著親戚關係,要說他是公司員工也沒有依據,趙燕華稱當時趙爺爺六十多歲了,所以當時就沒有簽訂任何勞務合同,都是現金支付,沒有任何支付憑證。

從公司工作人員口中了解到,趙爺爺在剛進廠的時候已經67歲了,而且眼睛不好,他的老伴耳朵聽力不好,企業不會請這樣的人來公司上班的。參與協調的川金機械有限公司的相關負責人表示公司不會聘請超齡又行動不便的人來看守大門。

既然這樣,趙爺爺夫妻倆又為何口口聲聲咬定自己為工廠看大門看了14年,薪資被拖欠了呢?公司人員表示給趙爺爺的錢都是生活費,是趙爺爺的弟弟私下裡給趙爺爺的錢,他就認為這是公司給發的工資。

趙爺爺的女兒對此並不認可,表示工人發薪水時趙爺爺也領錢,不可能說是救濟,不可能按月都在給,而且如果父母不是工廠員工,為什麼又是拿錢又是住在這工廠裡,而且這一拿一住就是14年。

工作人員則提到趙爺爺老家的房子沒辦法住了,然後他們一起商量讓他暫時在這裡住,現在不走的原因是欠他薪資。對於這種做慈善的說法,趙爺爺的女兒非常生氣,她表示他們姐弟倆加起來九套電梯公寓,又怎麼會讓老倆口沒地方住。當時趙君平(趙爺爺的弟弟)把趙爺爺接來給他守廠,那時候家裡的副業都做得很好,他們還有兩套房,老倆口在農村也過得很好。

雙方各執一詞。這些年,趙爺爺究竟是不是在為川金機械有限公司白馬廠區看守大門呢?當地記者找了相關人員了解情況。

工廠相關負責人告訴我們,幾年前,白馬廠區就已經停止生產了。廠內員工早就已經離開了,之前是有些設備沒有搬走,後來設備搬走了,他們就多次通知趙爺爺夫妻倆離開,但是老倆口不僅賴著不走,還在廠區裡做養殖。

趙爺爺夫妻倆究竟有沒有看守大門

趙燕華稱趙爺爺的弟弟走後,左莉並沒有讓趙爺爺離開工廠,而是等到工廠最後一台機器被搬走後,才強制性的把趙爺爺趕了出來。沒有簽訂勞務合同,也沒有薪資條,趙爺爺夫妻倆究竟有沒有看守大門,隨後,當地記者走訪又來了周邊的群眾。

通過當地村民了解到,機器設備搬走了所以才強制讓老倆口搬走,原來有設備的時候並沒有這樣,趙爺爺在這裡就是為工廠看守大門的。趙爺爺堅稱弟媳不出面解決自己的薪資問題,他就不會搬走。

為了儘快解決此事,讓父母早日回家,趙燕華撥通了左莉的電話協商解決此事,但是剛剛接通電話,結果左莉話都不說就掛斷了。

在調查我們了解到,趙爺爺的子女願意把老人接走,但是趙爺爺堅決不肯,所以只能進行調解,但是公司並不願意進行調解。說實話,其實雙方都不差這4萬2千塊人民幣(約新台幣18萬),但問題卻遲遲得不到解決。

老倆口看廠這麼多年,公司不給錢,其實就是為了這口氣,公司不給錢,老人就不會走,而左莉的態度卻是:老人不走,我就不給錢,從而進入了這樣一個惡性循環。由於左莉始終不願出面,趙爺爺的女兒再次找到此前負責協商此事的工作人員。

趙燕華表示自己也已經盡力了,想讓工作人員先把工廠的大門打開,讓老人自己進去拿一下他們的東西,工作人員則表示,需要先把老人接走,然後再回來清東西,最終雙方達成一致。先讓趙爺爺夫妻倆從工廠門口搬走,趙爺爺的兒女再代替父母清理老倆口在工廠裡的物品和處理後續相關事宜。

八旬老人能否跟著女兒回家

趙艷華試圖以去醫院包紮傷口的名義,將父母接回家。但不管周圍人如何勸說,老倆口都始終不願意離開這裡,看著如此倔強的父母,趙燕華也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實際上,趙爺爺不願回家,就是為了嚥不下這口氣,他想要拿到自己的血汗錢,不想白白看守工廠14年,那麼就必須要證明自己與工廠之間有勞務關係。

在律師那裡我們了解到,根據當地相關法規,趙爺爺與公司之間不可能再成立勞動關係,他們之間只可能成立勞務關係,趙爺爺老倆口要證明他們之間具有勞務關係,首先要向法院舉出相應的證據,這些證據既包含了他在這個工廠裡面能夠證明守門的事實的依據,還需要一些旁人的佐證,在工廠守門的依據應當向院進行提交。

俗話說得好,退一步,海闊天空,讓三分心平氣和。其實事實上,不論是趙爺爺夫妻倆還是左莉的川金機械有限公司都不差這4萬2千元人民幣(約新台幣,趙爺爺固執不走非要討回血汗錢,左莉卻一直不露面非要將老人趕走,如果說雙方都懂得讓步,事情也不會發展到今天這一步,趙爺爺在馬路邊生活十幾天吃盡了苦頭,而左莉失了企業的風度。

通過子女的再三的勸阻,最終趙爺爺夫妻倆已經跟著子女回家了,他們表示將通過法律途徑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