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美齡親自取名!蔣家第四代「出軌助理」背叛妻子 「完美貴公子」形象崩塌自言:性格分裂嚴重




蔣友柏

「政治,與我有何關係?」蔣家第四代傳人蔣友柏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引起了眾人的興趣。

這位自小錦衣玉食,在蔣家庇護下成長起來的「少爺」,走出了一條與政治完全不同的道路。他的人生,在反抗與維持中并行。

Advertisements


天子驕子,一朝迷失

蔣友柏,曾祖父蔣介石,祖父蔣經國,父親蔣孝勇,為蔣家的第四代傳人。

作為蔣家的嫡系後代,蔣友柏自小備受寵愛。


Advertisements

蔣經國夫婦與兒子蔣孝勇一家合影


蔣友柏出生後,曾祖母宋美齡十分歡喜,對其寄予厚望,親自為他取名「Demos」,那時的蔣友柏,是貴族中的貴族。

童年時期的蔣友柏,生活錦衣玉食,學業也順風順水。

蔣友柏在台灣就讀時,課上使用的歷史課本,就是蔣友柏的家族史。就這樣,蔣友柏一路暢通,恣意昂揚地來到了12歲。

1988年,台灣政局風起雲湧,各方勢力相互對峙,蔣友柏的父親蔣孝勇深感不安。

事實上,在很早之前,蔣孝勇就為了自保,選擇遠離政壇。


Advertisements

蔣孝勇

正如他所說:「別的事情我都會做,就是兩件事情我不做——第一個不幹公務員;第二個不做黨工。」

是以,台灣其他的蔣氏家族在政壇打得頭破血流之際,蔣孝勇已經在商業界,闖出了一片天。然而蔣家後人的頭銜,無法讓蔣孝勇完全置身事外。

深思熟慮後,他決定離開台灣,移民到加拿大。就這樣,蔣孝勇帶著蔣友柏等人,來到了完全陌生的國度。


Advertisements

因為蔣孝勇打造的商業帝國,即使在加拿大,蔣友柏的生活依舊十分奢靡。

蔣友柏曾經回憶,加拿大的各種高級場所,均以他為尊。只要蔣友柏支付足夠多的錢,就可以進入各種高級晚會。

對於那時的蔣友柏來說,錢從不是一個固定的概念,彷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不過這樣奢靡的生活,在1996年戛然而止。


Advertisements

那年,蔣孝勇被確診為食道癌晚期,得知這一噩耗,蔣友柏緊急辦理了休學手續,回到父親身邊。

同年12月,因為醫治無效,蔣孝勇永遠離開了。與此同時,一系列的困難,如同多米諾骨牌的傾倒一般,一發不可收拾。

「我突然發現我們家沒有錢了……」,蔣家沒有蔣孝勇的庇護,沒有財富,沒有權勢與地位,逐漸走向沒落。


Advertisements

繁華褪盡,自立自強

幾乎一夜之間,蔣友柏失去了所有。最初,沒有了眾星捧月的感覺,蔣友柏有過短暫的不適應。

然而漸漸地,他的思想逐漸轉變。在蔣友柏看來,自己人生的巨變,發生在20歲左右,提前經歷生活的挫折,這是一種財富。

正如他所說:「其實我比較幸運,因為我在20歲以前就已經經歷了人家40 歲才經歷過的大變,我又在30 歲以前完成了人家可能在四五十歲才會完成的東西。」


Advertisements

蔣家王朝覆滅後,蔣友柏不能在祖輩的庇護下生活,2002年,他只能回到台灣,尋找新的出路。

儘管蔣介石等人已經成為過去式,但是在台灣,「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也正因如此,蔣友柏想要找到一份體面的工作,幾乎不費吹灰之力。

令眾人意外的是,一向安逸的小少爺,竟然選擇了一條最難的「創業」之路。


蔣友柏拒絕了所有有權勢之人的幫助,與在紐約進修設計的弟弟蔣友常一起,成立了一家專門的設計公司。

蔣友柏為設計公司取名「橙果」,自己主要負責洽談公司的業務。

為了提高公司的知名度,蔣友柏軟磨硬泡,請來了英國著名的設計師邁克·楊。

不可否認的是,蔣友柏天生就具有敏銳的商業頭腦。


18歲時,蔣友柏曾經在父輩的指導下,開始進行錢生錢的買賣,那時的蔣友柏,就表現出了強大的經商天賦。

短短一段時間,他就得到了上百萬美金的利潤。也正是從那時開始,蔣友柏的父親發現了他的能力,加以培養。

橙果剛剛創立時,因為招攬不到顧客,蔣友柏吃了很多閉門羹,其中甚至不乏對他冷嘲熱諷的人。曾經嬌生慣養的小少爺,何曾受過這樣的委屈?


正當眾人認為蔣友柏將要放棄時,他的行為,卻讓所有人刮目相看。

蔣友柏開始四處求人,將自己的姿態擺得很低。只要有人願意找橙果公司設計,他便千恩萬謝。

後來,蔣友柏在回憶自己創業之初的艱難時,也曾感慨萬千:「我是直接被打到地底的,只有這樣我才能活得下去。」

擺脫榮譽,重新生活,蔣友柏的意志得到了深刻的磨練。後來,橙果的名氣逐漸擴大,蔣友柏的創業之路,也走上了正軌。


流言不斷,備受爭議

只是事業有成的蔣友柏,在私生活上卻為人詬病。

2003年,在台灣站穩腳跟的蔣友柏,也迎來了自己的愛情。

台灣名媛林姮怡,是娛樂圈鼎鼎有名的美女,她相貌美麗、家境殷實,與其相遇的第一眼,蔣友柏便徹底沉淪,隨即展開了瘋狂的追求。


林姮怡

為了陪伴林姮怡,蔣友柏放下了忙碌的工作,飛往新加坡,同她度過了8個月的浪漫生活。

在蔣友柏的愛護下,林姮怡也徹底淪陷,二人走進婚姻的殿堂。婚禮上的林姮怡,已經懷有身孕。

為了維護林姮怡的面子,蔣友柏將蔣家世代相傳的黑洋裝換成了白紗,兩個人在婚禮上的恩愛表現,著實羨煞旁人。婚後兩個人經常攜手出席各個場合,相敬如賓。


後來,林姮怡為蔣友柏生下了一個兒子,一個女兒,一家人其樂融融。

為了儘可能地陪伴孩子,蔣友柏每天六點送他們上學,八點上班,下午兩點下班,將生活的重心轉移至家庭。

《康熙來了》節目中,蔣友柏展示出的良好形象,也給眾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同主持人表示,只要自己與妻子吵架,不論對錯,他都會認錯。與此同時,蔣友柏在觀眾面前保證,自己一定不會同妻子離婚。

在大眾面前,蔣友柏永遠是好丈夫、好父親。

事業有成、家庭和睦,那時的蔣友柏完美貴公子形象。憑藉著良好的口碑,蔣友柏的身價,也水漲船高。


沒有人想到,曾經如此愛林姮怡的蔣友柏,也會有變心的一天。

2013年,曾經就讀於澳洲雪梨科技大學的庄涵雲被蔣友柏選中,進入了其所在的公司上班。

庄涵云為人漂亮,又擅長交際,給蔣友柏留下了極好的印象。短短五年的時間,她便從普普通通的小職員,成為了蔣友柏的特助。


蔣友柏與庄涵雲


從那時開始,陪伴蔣友柏出席活動的女伴,從林姮怡變成了庄涵雲。與此同時,關於蔣友柏與庄涵雲關係曖昧的言論,也甚囂塵上。

2018年,媒體拍到了庄涵雲與蔣友柏的牽手照,二人的地下戀情隨即曝光。

此時眾人才意識到,曾經信誓旦旦回歸家庭的蔣友柏,竟然出軌了自己的部下。


眼見「婚外情」敗露,蔣友柏也不再隱瞞,向妻子提出了離婚。

原來,在日復一日、一生不變的生活中,蔣友柏早已經厭倦。青春靚麗的庄涵雲闖入他的世界後,他便決定捨棄自己的家庭。

林姮怡與蔣友柏夫妻一場,最終的結局,卻不是好聚好散。


按照夫妻二人的約定,孩子將由林姮怡撫養,蔣友柏需要支付一定的撫養費。然而不久後,林姮怡一紙訴狀,將蔣友柏告上法庭。

原來,自與林姮怡離婚後,蔣友柏便拒絕支付撫養費,夫妻二人最終撕破臉。

離婚後的林姮怡,獨自承擔著撫養孩子的責任,在公開場合露面時,始終面色憔悴。


反觀蔣友柏,與新女友庄涵雲始終感情穩定,多次在公開場合秀恩愛,旁若無人。

自此,蔣友柏曾經極力打造的愛妻人設徹底崩塌。一時之間,人們對於蔣友柏的批判聲不絕於耳。

事實上,事業成功的蔣友柏看似成熟,卻有著眾多缺點。


生活中的蔣友柏,如同一個長不大的小孩,在6、7年的婚姻中,他曾經坦言:「真的很累。」直至現在,蔣友柏依舊在學習如何承擔自己的責任。

與此同時,蔣友柏的性格有缺陷,眾人有目共睹。他曾經在公開場合表示,自己的性格分裂症非常嚴重,脾氣火爆。

事實的確如此,2006年,蔣友柏尚在創業階段,公司所剩財產寥寥無幾。

蔣友柏勃然大怒,亂發 脾氣,在場的員工甚至不敢呼吸。那樣可怕的場景,時至今日,依舊讓人印象深刻。


甩掉過去,迎接新生?

事實上,生來複雜的蔣友柏,一直在同自己鬥爭。

他承認自己在私人感情、脾氣上的缺陷,卻一直採取某些手段隱藏,將負面影響降到最低。

與此同時,蔣友柏一直在極力掙脫自己作為「蔣家第四代傳人」的標籤。

然而現實的因素,卻讓蔣友柏不得不接受。


同蔣家前幾代人追名逐利不同,如今以蔣友柏為代表的蔣家第四代,對政治敬而遠之,甚至有些厭惡。正如蔣友柏所說:「蔣家再起來,不會從政治上起來。」

有人曾經詢問蔣友柏,為什麼會選擇走上設計之路,他苦笑著說道:「設計是唯一一個永遠和我的家族搭不上關係的吧。」

那時的蔣友柏,將蔣氏當作的累贅。然而隨著年齡逐漸增長,針對自己的姓氏,面對自己的身份,蔣友柏也產生了不一樣的人生感悟。


蔣孝勇逝世後的第十年,蔣友柏和弟弟蔣友常口述了自己從前的經歷,由專門的人記錄,將蔣家王朝的興衰成敗編纂成冊,取名為《懸崖邊的貴族》。

顯而易見,蔣友柏承認,自己和弟弟,就是那個處在懸崖邊,搖搖欲墜的沒落貴族。

2010年,蔣友柏又親自執筆,完成了《懸崖邊的貴族》的姊妹篇:《懸崖下的小道》,講述了在蔣家王朝沒落後,自己獨自在設計公司打拚的故事。


成長後的蔣友柏,似乎可以坦蕩地以蔣氏後人的身份出現。

而在蔣友柏的心中,尋找家族文化的「根」,一直是他的期望。2017年,蔣友柏回到了溪口武嶺中學禮堂,親自擺下一桌宴席。

對於蔣友柏而言,溪口武嶺中學禮堂,是遵照母親的意願建立的,因此意義非凡。


百年來,蔣氏族人的重大節日,均在此度過。此次夜宴,蔣友柏十分重視,凡事也親力親為。

因為是設計師的原因,蔣友柏思維敏捷,將此次夜宴的主題定為「國」,意為中國。

蔣友柏命人將宴席的桌子,擺放為固定的造型。從高處向下看,便能夠發現,所有的桌子,組成了一個大大的「中」字。

為了這次夜宴,蔣友柏早早便開始準備。


他在中學散步,觀察著周邊的環境,遇到漂亮的石頭、樹葉、花朵,便隨手撿起來,將它們用作裝飾,擺在夜宴的禮堂之中。禮堂的牆上,是孫中山先生的畫像。

夜宴開始後,「外婆家」創辦人吳國平、「天空的院子」創辦人何培均、浦睿文化創始人陳墾等人均受邀出席,一片熱鬧、繁盛的景象。

人們不難發現,曾經以政治為目的的蔣家夜宴,在蔣友柏的安排下被賦予了新的意義。


去政治化的目標,在蔣友柏的世界中,被處理地徹底。

性格多面,褒貶不一,備受爭議,卻又凝聚著無數的焦點……繁華褪盡,輝煌之人如何自處?蔣友柏以自己的親身經歷,給了所有人回答。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