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您看世界!13歲少年「陪盲父賣唱7年」扛25公斤音箱不喊累 「伴父埋頭苦讀」勤學不怠惰父母好欣慰

一位父親從小雙眼看不見,雖然世界對他關上了窗,卻也為他開了一道門,讓他的兒子用一雙小手牽著他,帶他走進這個世界,這雙手是他苦難人生中收穫的最好的禮物!

左手拿課本右手牽盲父

Advertisements

下午1時30分,大陸13歲的少年韋慶逍又牽著盲父,搭公車來到柳州市飛鵝立交橋下,幫父親擺好賣唱的音響。

一個音箱、一個話筒、一個鐵皮小箱,就是父子倆全部的賣唱家當。鐵皮小箱內,放著零星的幾張1元現金。

一切就緒後,父親提起話筒,少年就手捧課本,坐在旁邊認真看書。這是7年來的每個周末,韋慶逍必須完成的「功課」。

耳邊縈繞著父親的歌聲,眼前晃蕩著過往的車輛行人,但似乎並沒影響韋慶逍看書的心情。

Advertisements

附近上班的保全提到,父子倆出來賣唱有好幾年了,以前孩子還小小一隻,現在都長高了很多。

不變的是,孩子手裡始終會拿著課本,牽著父親的手來來去去。

韋慶逍陪父親上街賣唱時總會帶上課本和作業。

Advertisements


賣唱路上的手似黑暗中的光

韋慶逍是柳州市第二十一中學國一學生,他們一家三口住在柳工大道北的一處出租房。周末,韋慶逍不用上課,中午吃了便飯,父子倆就搭乘73路公車出來了。

從出租房到汽貿園路口的公車站,要走10多分鐘。韋利念沒有盲杖,韋慶逍就一邊幫忙推音箱,一邊牽著父親的手引路。

Advertisements

當天是個好天氣,為了不浪費冬天的鞋子,父子倆穿著拖鞋出門了。

賣唱的音箱很沉,有25公斤重。韋慶逍用弱小的肩膀,和父親一道把音箱扛上公車。

下午5時許,4個多小時的賣唱結束。當天得到了二三十元人民幣(約新台幣86元到130元)的善款,對父子倆來說算得上「好日子」了。

Advertisements

韋慶逍幫父親綁好音箱,收起鐵皮小箱和書本,準備回家。韋利念熟稔地挽著兒子的胳膊,順著韋慶逍的力道行走。遇到路坎韋慶逍會停下來提醒,兒子就是他的眼睛和拐杖。

「看到其它同學周末出去玩,你卻沒有那樣的生活,有什麼想法嗎?」

Advertisements

「沒有的,我要好好學習,長大之後回報父母。」韋慶逍回答。


父親的異鄉兒子的故鄉

韋利念來自河池大化,3歲時因為生病失去視力。成年後,韋利念通過培訓班,學會了盲人按摩。隨後,他在廣東深圳、東莞、廣州等地做了8年的盲人按摩師。

打工期間,韋利念認識了湖北女子盧宏青,兩人後來回大化結婚成家,不久後有了韋慶逍這個兒子。

韋利念通過語音功能已能熟練使用手機。

Advertisements


韋慶逍3歲半時,一家三口來到柳州安頓。從此,柳州成了韋慶逍的第二故鄉。除了學校與家,他最熟悉的,就是牽著父親去賣唱的那條路。

因從小就喜歡唱歌,到柳州的第二年,韋利念就開始了街頭賣唱生涯。運氣好的時候,一天也有幾十元人民幣的收入。

幼時韋慶逍跟父親賣唱時,曾遇到過險情。

某次一個遊民衝過來,一把搶走了他們盒子裡的錢。幼年的韋慶逍被嚇哭了,父親也手足無措。兩人最終什麼都做不了,只能攙扶著回家了。

韋慶逍懂事上進的模樣,更多的是讓人心酸又心疼。在他陪父親出去賣唱時,一些好心人也在默默地關愛著這對父子。

2021年春節前,一名青年男子悄悄掃碼給了他們5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174元);

有個帶著孩子的媽媽,連續兩天掃碼捐贈了5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17元);

不久前,一名街友自己吃著飯店倒出的剩飯剩菜,卻買了兩碗小吃給父子倆;

一位好心大姐路過,給這父子塞了一個剝好的大柚子。

生活雖不易,總有暖心事

韋利念一家租住的房子只有一個開間,被隔成了樓上樓下兩層。

一樓擺著兩張簡易按摩床,還有孩子的書桌。一張陳舊布簾的背後,是狹小的廚房和洗手間。

二樓才是一家人的住所,一大一小兩張床是整間屋子最顯眼的傢具了。

大門上貼著「盲人按摩」字樣,但因家裡環境較差,一個月接不到幾單生意。

即便是這樣的居所,對韋利念來說都已來之不易。

平時兒子上學時,韋利念就在家裡等生意,但因環境不太好,鮮少有人會來。

「很多房東擔心我行動不便,不願租房子給我。」 韋利念稱,他們現在租住的房子有12.1坪,每月房租只需35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1522元)。此處的房東不但沒有找藉口拒絕韋利念,這些年對他們還從來沒漲過租金。家裡韋慶逍的書桌,也是好心人贈送的。

房東班女士表示,韋慶逍讀小學一年級時,他們全家就在此租住,至今已7年多時間。母親盧宏青身體不太好,平時幫人打打零工,撿點垃圾變賣,周末父子倆上街賣唱,還算勉強維持家計。

「這個孩子很乖,很有禮貌,很勤快。」班女士讚賞道。


小小的肩膀大大的擔當

父子倆回家沒多久,母親盧宏青也回來了。媽媽盧宏青平時出去打零工,大部分時間中午都沒辦法回家,因此第一天晚上會把第二天的菜買好。韋利念可以摸索著用電飯鍋淘米煮飯,但做菜的重任在韋慶逍很小的時候就落在他肩頭了。

韋慶逍每天騎自行車上學,從家到學校,大概要20分鐘。中午一放學,他就急匆匆騎車趕回家,為父親做午餐。

盧宏青提到,韋慶逍4歲時就陪爸爸出去賣唱了。當時她擔心孩子安全也一路上都跟著,然而盧宏青身體吃不消,跟了幾次之後就只有年幼的韋慶逍陪父親出去了。

盧宏青曾憂心,兒子現在慢慢長大了,難免在意旁人異樣的眼光。陪父親出去時,偶爾也有一絲抵觸心理。

有一次,韋慶逍帶父親上公車,正好碰到了幾個同學。沒等對方打招呼,韋慶逍趕忙向同學示意,不要叫他。

盧宏青只能勸導兒子:「爸爸眼睛看不見,只有你能帶著他出去,我們家才不會越來越艱難。」

韋慶逍幫父親買了個幾十元人民幣的調音器,原本打算做直播,遺憾的是調音器效果不好,直播沒做成。

韋慶逍很懂事,一直堅持下來。從小學一年級開始,父親賣唱時,韋慶逍為了不落下學習,就帶上了課本,練出了旁若無人看書的「絕技」。

盧宏青拿出一個相框,相框內是韋利念在賣唱、韋慶逍在旁邊看書的相片。

她說,這是一位好心人路過看到拍下的,當時好心人還專門幫他們沖洗出相片、買了相框,送給他們收藏。

藏著獎狀的口袋是對努力生活的讚賞

雖然條件艱苦,但韋慶逍的成績卻十分突出。

韋慶逍從一個袋子裡小心翼翼地拿出厚厚一沓獎狀,他表示因為怕把房東的牆弄壞,獎狀沒貼出來,都收起來了。

小學期間,韋慶逍多次被評為校內優秀學生、三好學生、優秀幹部,2018-2019年度還獲得柳州市「三好學生」。

上了國中後,僅半學期他就收穫了不少榮譽獎項:考試成績優秀獎、生物成績優秀獎、還有積極參與學校和班級活動表現突出獎等等。

在國中班導師楊老師眼中,韋慶逍是一名非常優秀的學生:「孩子很上進,成績也很優秀,待人有禮,總是很陽光很積極。」

楊老師提到,韋慶逍很懂事,從小就懂得父親的艱辛,他努力學習,有上進心:「他父親常說自己沒文化,不會教育小孩,其實父母的言傳身教比起物質的給予珍貴得多,他的父親很偉大,我很敬佩他」。

如此孝順的孩子讓人看了好感動,相信在兒子的努力之下,未來父子倆的生活能夠越來越好!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