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花心!情敵囂張「她忍氣吞聲43年」 最後報復手段「堪稱一絕」:宮鬥的最高段位

有的女人厲害,在於她的強悍,比如董明珠式的在商場叱吒風雲。

有的女人厲害,但她不是強悍,反倒是如春水一般,在不動聲色之間,擊退對手,成為人生贏家,比如何莉莉。

73歲的何莉莉,這個豪門巨富的遺孀,邵氏公司60年代的當紅女星,歲月沒有在她臉上留下滄桑,反倒儘是從容與優雅。

她終究沒有把自己活成,像賭王原配黎婉華,劉鑾雄原配寶詠琴那樣的悲情原配。

從前人們笑她心大,但當拉長一生來看,不動聲色擊退挑釁的小三們,手握70億遺產的何莉莉才是宮斗的最高段位。

連向來最挑剔,最會把玩人生的蔡瀾先生這樣評價何莉莉: 有些美人是要經過香港的洗禮才磨亮的,像何莉莉,起初由香港來的時候樣子普通,後來越來越美,猶如鑽石般閃亮。

Advertisements

其實,何莉莉起初也是很美的,不過略有些嬰兒肥,和後來的驚艷有些距離。

16歲的她已是亭亭玉立,邵氏的導演袁秋楓一眼就看中,邀她出演《蘭嶼之歌》。

這之後的何莉莉在經紀人兼財務的何媽指引下,乾脆離開台灣,去了香港,直接加入東家邵氏。

何莉莉加入了邵氏公司,但邵氏旗下不缺麗人,要想在美女如雲里殺出重圍,何莉莉豁得出去。

她用凡俗肉體換名利,不惜半裸出演,場面極其香艷,她也因此獲得了美艷親王的稱號。

何莉莉可純情,可嫵媚,可端莊、可陰狠,古裝、現代、小姐、妓女、間諜,她都不在話下。

Advertisements

言辭犀利的亦舒也喜歡何莉莉,在亦舒眼裡,何莉莉驚艷,聰明且談吐有趣:「莉莉的優點甚多,臉蛋漂亮!左頰有一顆小小的藍痣,左頰一個酒窩。身材漂亮,雙腿修長,身高合度,演戲漂亮:戲路寬,演得勤。」

美貌,聰慧,勤奮,加上邵氏的力捧,何莉莉很快從新人成為眾多導演力邀的對象。

何莉莉先後出演了《鐵觀音》、《春江花月夜》、《船》等不少影片。

在電影《十四女英豪》中,何莉莉反串出演,英姿颯爽地飾演楊文廣,並憑此片獲得亞洲影展的特殊超越表演女主角獎。

何莉莉成功躋身鄭佩佩,潘迎紫之列,成了邵氏當紅的新十二金釵。

Advertisements

1967年,何莉莉憑藉一部同性題材《愛奴》,再次爆紅。

導演楚原稱讚他: 何莉莉小姐的美麗和演出光芒四射,不在話下,到現在不少人還認為《愛奴》是何莉莉小姐演出最完美的一部電影。

這部電影在海外也備受好評,何莉莉在國外,也備受矚目。

那時的何莉莉,風華氣質不俗,又是影視圈的新寵,各種雜誌封面上個不停。

在邵氏,何莉莉還有一個稱號:影先。

雖不是影后,但她的妝容服飾往往領先影后一步,被人稱為影先。

Advertisements

何莉莉聰明,自持,但唯獨對買衣服欲罷不能。

家裡超大衣櫥滿滿的衣服不說,恨不得衣服能自己長腿跑到自己跟前,不必自己大費周章去買。

她人美又會穿,審美,氣質一流,聰明,談吐又有趣,堪稱完美女性。

她一直懂得保持自己的姿態,任何時候都沒有輸掉自己的姿態。

她的冷靜,自持,很大程度上源於媽媽的教誨。

一次何莉莉著急坐邵氏的車外出買東西,已現在車上的何媽劈頭就將她訓斥一番: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蠢事!

Advertisements

原來,僅僅因為沒有化妝就上車,何媽大怒。

這之後的何莉莉更加註重妝容儀態,不容有失。

何莉莉不容許自己失態,即使在糟糕的婚姻里,被別人評頭論足,她也沒有失態。


在事業如日當天的時候,何莉莉卻選擇了下嫁船王之子趙世光,並決定為愛息影。

趙世光,是船王的四子,這個人倒是有兩把刷子,從父親趙從衍手裡接過負債纍纍的家族事業,愣是把負債60億的家族事業救活重生,而且狂賺幾十億。

當紅女星與富豪公子哥的愛情,一開始並不是何莉莉想要的人生版本。

何莉莉對紈絝之子趙世光並不感冒,管他是豪門貴富,家纏萬貫,何莉莉對趙世光無感,直接把趙世光遞來的名片當場撕掉。

平素被人討好,追捧的貴公子,在何莉莉這裡吃了閉門羹,但他依然不退縮,反倒越挫越勇,連續打了三個月的電話賠禮道歉。

Advertisements

光求婚,趙先生就求了三次。

趙世光不僅苦追何莉莉,也很會討好星媽何母。

作為何莉莉的經紀人、貼身助理的何母,一路扶持女兒從新人到大紅大紫的明星,她為她鋪路,也為她擋掉了不少好事者的追求,甚至掐滅了情竇初開的女兒一段戀情。

何母對趙世光滿意,何莉莉也漸漸心動於趙世光的痴情與溫情。

Advertisements

一次何莉莉酒醉,。她喝醉,吐得趙一身,他不但不生氣,還親自開車送她回家,用一隻手駕駛,另一隻手被她枕住睡,動也不敢動,壓得麻痹。 後來莉莉說:「見他對我那麼好……」

鮮花、禮物、浪漫、痴情、溫情,十年的追求,在這些旖旎美好的事物的攻擊下,女神徹底淪陷了。

1973年,27歲的何莉莉嫁給十年苦追她的趙世光。

一個當紅女星,在事業如日中天時,突然息影,選擇嫁入豪門相夫教子,從絢麗歸於平淡,這究竟是幸福的前奏還是不幸的伏筆?

那一場婚禮,盛大而浪漫,豪車無數,大咖雲集。

何莉莉穿著白色的婚紗,當著無數的來賓,在趙世光臉上動情一吻。

肥姐沈殿霞作為伴娘,見證何莉莉與趙世光的甜蜜與幸福。

可是幸福總是如露水般短暫。婚後息影,且育有三女一子的的何莉莉,怎麼也沒想到, 趙世光的深情,原來都是偽裝。

他是那個偽裝了很久的大尾巴狼,明明花心,卻演了那麼久痴情的戲。

婚後第二年,趙世光便被曝出在外拈花惹草的新聞。


有了孩子的牽絆,時髦,獨立,美麗的何莉莉,沒有快刀斬亂麻的決絕, 她選擇了隱忍,選擇了等待,等他回家。

可是她的隱忍,換來的是趙世光更加的肆無忌憚。

除了讓人眼花繚亂的蜂飛蝶舞,數不清的鶯鶯燕燕,還有超長待機王譚玉梅。

世界小姐出身的譚玉梅, 長相氣質遠不如何莉莉,但似乎頗合趙世光的口味, 趙世光喜歡騎馬,打高爾夫,她就喜歡,而何莉莉對趙世光的喜好並不完全同頻,她更喜歡華服、美食,設計,甚至於在婚後做生意,也是做的餐飲和時裝。

趙世光給譚玉梅買了豪宅,兩人經常成雙入對。

趙世光與譚玉梅婚外情長達十年,這十年也是何莉莉痛苦、糾結、釋然的十年。

何莉莉雖痛苦,卻沒有哭鬧,更沒有藉助媒體橫加指責丈夫的風流,她反倒以退為進,試圖修補滿目瘡痍的婚姻。

有些話不好當面說出口,她就寫信,她更喜歡用寫信的方式和丈夫交流。

「如果有些事情不方便說,如果有些話說出來難堪,不如寫信,通常他看了那些信,會做出一些修正」

風流的人難改風流本性,縱然何莉莉再美、再賢淑、再溫婉。

如果我們不可以愛人的話,我們便嘗試去寬恕,如果不懂得寬恕,滋長在心裡的只有仇恨,當仇恨長大以後,你自己也會變得討人厭。

被趙世光視作紅顏知己的譚玉梅,仗著趙世光的寵溺,逼宮何莉莉,要趙世光與其離婚。

2004年,趙世光中風, 何莉莉陪在丈夫身邊無微不至地照顧他....

而情人譚玉梅,則見再無好處可撈, 一走了之....

58歲的何莉莉,與趙世光一同走過三十多個年頭的她,原以為風雨已過,餘生儘是溫柔,可是她想錯了....

架不住趙世光的花心,她斗敗了譚玉梅,還要接著跟第二個第三個虎視眈眈的女人斗....

程秀麗,是趙世光的又一位紅顏知己,她還為趙世光生了一對兒女, 趙世光也同樣為他們名字中間加了一個「式」字,成為式字輩後人。 不僅如此,還擇機讓他們認祖歸宗。

而另一位,趙世光十幾年的貼身秘書劉圓圓,則野心勃勃。

她原本安分,17歲開始,就在華光船務工作,之後嫁人生子,可丈夫交通意外去世后,她與老闆趙世光的關係就變了。

趙世光再次中風住院,她每天至少一次探望,且專挑何莉莉不在的時候。

媒體更是毫不掩飾地直指劉圓圓是三奶。

何莉莉依然波瀾不驚:你們不要亂講,劉圓圓是秘書,她只是做她分內該做的事,我很感激她對老闆的照顧。

媒體對何莉莉的評價只有這幾個字:這女人,心真大。

2016年,流連病榻幾年的趙世光去世。

遺言里,趙世光要把70億家產悉數給自己的原配妻女。

趙世光的死,何莉莉悲痛不已。

多年夫妻,趙世光雖風流,但在何莉莉眼裡,他並不絕情,這麼多年的相伴,愛情不在,但早已化作了彼此守候的親情。

這一頭何莉莉還沉浸在喪夫的悲痛中,那一頭程秀麗和劉圓圓便跳了出來。

程秀麗不爭,她只想孩子們送父親最後一程。

劉圓圓則鋒芒畢露,她拿著遺書,勢在必得地要趙世光曾許諾給她的價值三千萬美元的三家公司。

何莉莉允了程秀麗的請求。

但對於劉圓圓,何莉莉一直不動聲色。

何莉莉大方地把三個公司讓給秘書劉圓圓。

喜不自勝的劉圓圓接過公司,才發現何莉莉丟給她的是一個空殼公司。

何莉莉在短短時間內出手迅捷,將公司大部分股份轉到大女兒趙式明的名下。

手握遺書的劉圓圓, 打了幾場官司便偃旗息鼓了,因為,她耗不起。

三打白骨精,不出狠招,不玩陰的,何莉莉三招兩招就將情敵踢出局外。

何莉莉的聰慧堅韌,殺伐決斷可見一斑。

熬盡半生,忍了43年,何莉莉換來的是70億遺產。

有人說她是最後的贏家,笑到了最後。

同為豪門原配,賭王原配黎婉華,心如死灰,黯然逝去,一生令人唏噓。

劉鑾雄原配寶詠琴,陪他白手起家,看他美女明星桃色不斷,決絕斷了婚姻,可是卻身患癌症,活成抗癌鬥士,49歲便香消玉殞。

何莉莉沒有把自己活成悲情女王。


她漂亮,高雅,有品位,面對丈夫的風流好色,她沒有乾脆離婚。

縱使離婚,她也不會過得落魄。

但她為了孩子,為了曾經趙世光給予她的那十年的美好,為了趙世光婚姻里給予她的些許溫情,她選擇了留下。

亦舒借喜寶的嘴,呈現了一個女人的活法:「我不斷盼望得到許多愛。假如沒有愛,許多錢也是好的。假如兩者都沒有,我還有健康。我其實並不貧乏。

這也是何莉莉選擇的活法。

半生陷於丈夫的桃色中,何莉莉的臉上沒有怨婦的暗淡與滄桑,反倒在歲月的打磨下盡顯優雅與從容。

那些感情里的糟心事,不能困住她。

在任何情況下,我永不回頭,過去的就過去了,已經進入了歷史的隧道,我唯一就是展望未來。

不念過往,不懼未來,只活好現在的每一刻。

所以,在痛苦之後,她選擇了釋然,她就要對得起自己,就要吃得好,睡得好。

因為她認可佛吉尼亞伍爾夫的那句話:一個人如果吃得不好,就不可能好好地思考,好好地愛或好好地睡。

她吃得精緻,吃得講究,同樣也把這種講究和精緻,用在了自己的餐飲王國。

其實從婚後,何莉莉就不甘心只做一個花瓶一樣的豪門主婦,她經營服裝,做餐飲,不斷嘗試。

「人的一生,不應該只是待在一個很小的圈子裡,應該將自己的價值發揮得更大,在這裡有很多我想做的事,所以我選擇了上海」。

73歲的何莉莉,雖是人生暮年,但美人不遲暮,依然美得頗有風韻。

真的如蔡瀾所言,在歲月的打磨中,何莉莉宛如一顆鑽石般美麗。

從風頭無量的邵氏女星,美艷親王,到豪門貴婦,再到高段位地打走幾個妖精,耗盡半生,熬來70億遺產。

殺伐決斷的何莉莉,從來沒有輸掉自己的姿態。

年輕時如是,年老時亦如是。

「我覺得一個人的人生態度,決定了你的一生怎樣去活」

當年何媽不容女兒有失儀態,何嘗不是何莉莉一生的教誨與提醒?

很多年以後,73歲的何莉莉,端起咖啡,在回首這一生的悲歡喜樂時,不知她嘴角抿起的是一絲笑意,還是一絲苦意,抑或是雲淡風輕的釋然?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