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尋亡夫下落!亞洲女首富被風水師「迷住」15年騙32億 走後還被「偽造遺囑」曝光2人交往隱私

在香港,無人不知華懋集團,更無人不知龔如心。

她是香港地產界的女王。

但她的打扮,卻非常萌萌噠。

羊角辮、超短裙,憨態可掬的微笑,所以傳媒稱她為華懋小甜甜,

更是形容她「60歲的年齡,40歲的外貌,20歲的心態」。

畢竟沒有哪個女富豪像她這樣獨特。


Advertisements

但除了她引人注目的巨額財產,背後的風流韻事當時也是人人傳閱——著了魔地為小情人同時也是御用風水師陳振聰15年間狂砸32億港幣,甚至還把800億的巨額遺產留給他。

說到龔如心只需5個字:亞洲女首富

說起她和陳振聰的露水情緣,起初還只是為了找到青梅竹馬的丈夫,是簡單的雇傭關係。

龔如心是上海人,父親在華懋供職,是王德輝父親的結拜兄弟,兩家時常來往,所以兩人從小也算是青梅竹馬。後來父親離世,龔如心來到香港投奔王家。

早就情投意合的兩人,在龔如心十八歲的時候就嫁給了二十一歲的王德輝。畢業后的龔如心來到華懋做了個打字送文件的小職員

不過憑藉著龔如心的努力好學,她很快成了王德輝的得力助手


Advertisements

60年代初,夫妻兩人自立門戶,創建了華懋置業。沒多久就靠經營西藥、化工原料小賺了一筆。

但兩人並不滿足於此,發現住房供不應求,兩人立刻搭上了房地產的商機,用低價購入新界地皮,建造了大量大眾住宅。並且充分發揮善於經營的特長,由買地、建房至銷售、租賃、管理、設立財務,一家獨攬,而且向買方提供按揭分期付款服務。這個舉動讓華懋集團飛速發展,「華懋」兩字成為那時財富的代名詞。

然而人紅是非多。儘管王德輝、龔如心夫婦在生活中一直十分低調,可驚人的財富還是讓綁匪盯上了他們。

1983年,龔如心與王德輝在在山頂百祿徑獨立花園洋房駕車上班的途中,被一夥持槍匪徒劫持。匪徒把王德輝放進一個大冰箱內運返匪穴,把龔如心釋放回家,讓她準備巨款贖人。

Advertisements

為了保全丈夫的性命,龔如心不顧警察的勸阻,一句:我只要我丈夫回來。立刻籌集了一千一百萬美元匯到了指定賬戶,劫匪也如約釋放了王德輝。


Advertisements

也許就是這次給錢太快太多,雖然當年的這件事發生後夫婦並未遭到什麼人身上的傷害,卻為第二次埋下了種子。

之後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一向儉樸的兩人置辦了一些保鏢。看著過了幾年的相安無事的日子,兩人為了省錢又把那些保鏢全部辭退。


結果在1990年,在時隔七年後,王德輝又被綁架了。

這次的贖金,從1000萬飆漲成6000萬,

按照綁匪的要求,龔如心只好再一次籌集了3000萬美元,存入了綁匪指定的賬戶,隨後向警方尋求幫助。

但這次王德輝也沒再延續上次的好運,綁匪或許是聽到了什麼風吹草動,拒絕了接下來的交易。

不久后,綁匪被警方抓獲,根據供述,王德輝被綁匪推下了海,下落不明。

龔如心不相信也不敢相信,她甚至向那些綁匪開出2000萬的價格,告訴她王德輝的下落。

Advertisements

但是綁匪只是對她了說了一句:「對不起,王太。」


走投無路的龔如心動用了所有的資源尋找丈夫的下落,甚至找上了風水師。

而陳振聰就是在這時候看見尋夫心急的龔如心,於是乘虛而入,讓人給她傳話道:「王德輝沒死,流落到了一處荒島,其中一隻耳朵還被魚咬掉了。」

Advertisements

在聽見那麼多王德輝已經身亡的結論之後,這無疑是根救命稻草,她連忙約見了這個見解獨到的風水師。

其實這個陳振聰壓根就是個神棍,早年間曾任職酒保、侍應、市場調查員等工作,之後自己做售賣電子零件的生意也失敗了。半吊子的他在90年在香港九龍尖沙嘴開設「振業興隆堂」開班教授風水。

92年在朋友的介紹下才接觸了龔如心,雖然自己沒有太多的真材實料但通過揣摩她的心理,說些似是而非、能夠打動她的話。


Advertisements

很快龔如心就對他深信不疑,不到一周就再次叫他上門為自己提供「按摩」服務

為了讓龔如心心安理得地掏錢,陳振聰忽悠龔如心在華懋集團旗下樓盤打了大大小小14個風水洞,每個洞的價值都有上億元。

除了騙取龔如心的錢財以外,陳振聰還在思想上給龔如心洗腦,要求她不要在意自己的年紀,要永遠保持著一顆小女孩的心態。

也就是這個時候開始龔如心不顧外界的看法,一把年紀還會穿著粉色超短裙、扎著雙馬尾。15年間前前後後龔如心在他身上砸了32億港幣。


也許是吃軟飯吃慣了,無法接受在龔如心死後還要繼續工作的事實。

於是2007年龔如心死後,所有人都以為沒有子嗣的龔如心的千億遺產跟2001年的遺囑一致,全部都捐獻給華懋慈善基金會。

就在這個時候陳振聰露出了醜惡的面目,跳出來說: 我手裡有遺囑,我才是龔如心遺產的唯一繼承人。

所有人都傻了,千億身價怎麼會給你一個無親無故的風水先生。


然而陳振聰卻有自己的一套說辭,為了證明遺囑的可信性,他聲稱是龔如心的情人,見面第一個星期就發展出了「浪漫與性的關係」。 法庭陳詞更是像小黃書一樣,露骨之極。他的供詞上詳細地描繪了兩人相識相遇的情節,包括兩人第一次約會,第一次上床的種種細節。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對他嗤之以鼻,把他稱為「史上最賤男」,但他為了錢根本不在意,只是大肆宣傳自己和龔如心是真愛,理應得到她的全部遺產。

儘管這個小丑叫得再歡,對大眾來說只是一場鬧劇。

因為經過專家的認證后發現遺囑是偽造的。到最後他不僅沒有得到遺產,還被判了12年有期徒刑。

很多人奇怪為什麼龔如心在商場上眼光毒辣,怎麼就會在陳振聰這條溝里翻船呢?


其一丈夫是她的初戀、初婚,從丈夫走後半年她就深陷其中不能離開兩人的愛巢,直到後來一心撲在事業。其實這時的龔如心心裡是十分脆弱和敏感的。所以當陳振聰的言論一出是她生命里最大的希望,與之而來的是對他的信任和包容。這一切都是兩人情感迅速發展的培養基,所以當他為自己按摩的時候這顆寂寞的心是在劇烈地發生變化。

其二就是因為丈夫的失蹤所以她對這些鬼力亂神的傳言變得十分相信,或者對她來說陳振聰不僅僅是她抒發情慾上的小情人,更是她人生道路上的指路明燈。更何況到2005年後發現自己身患絕症之後她更加渴望這些鬼神風水之說能救自己一命,所以她那個時間前後兩次贈與陳振聰6.66億港元。

怎麼說龔如心對他都已經是仁至義盡,陳振聰卻貪得無厭,偽造遺囑。只可惜太過膨脹的慾望,終究會將自己反噬。


陳振聰爆出的香艷秘史,不僅讓他自己成了皇太後面前的太監,還連帶著讓龔如心成為了世人的笑柄。

幸運的是,在經歷著這種種「恥辱」時,龔如心早已駕鶴西去,和她朝思暮想的丈夫相聚。

其實從始至終,龔如心都無條件地相信著陳振聰,無論是丈夫沒死的消息,還是讓她成為一個「小女孩」,她都沒有懷疑過。

也可能,明知道是假的,她還是「願者上鉤」了。

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