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商「巨嬰」!37歲復旦學霸「蹲家2年」理直氣壯啃老 榨乾父母後反目成仇:沒有人知道我的苦 

近年來「啃老」一詞頻頻被人提起,說起啃老大家都帶著貶低和看不起。即使啃老被所有人看低,被社會所不恥,但近年來啃老的年輕人還是越來越多,不管是被動啃老,還是主動啃老,不可否認啃老的人群在逐漸擴大,範圍也是越來越廣。


Advertisements

01

這些啃老族,不乏身強體壯,有高學歷的年輕人。

比如,37歲的李明亮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從小,他就是「別人家的孩子」,成績優異,本科985畢業後,又一路讀了碩士、博士,一直是全村的驕傲。

他回村時,父親還專門擺了宴席,很多人上門祝賀,大家都覺得李明亮出息了。

可接下來的日子,李明亮的表現卻讓所有人大跌眼鏡。

他每天把自己反鎖在房間裡,只有吃飯才出來。

剛開始,家人以為孩子剛回來,想休息一段時間,就沒打擾他。

但這樣的日子,李明亮一過就是2年。

「不找工作、不出門,理直氣壯地啃老。」


Advertisements

家裡曾經為了供他上學,一貧如洗:房子破舊不堪,就連父親睡的床,都是別人不要了送給他的。

原本以為孩子出息了,家裡的境況就會慢慢好起來。

沒想到沒等到孩子扛起家庭重擔的一天,一把年紀身體欠佳的父母,還要做小工賺辛苦錢養他,就連已婚的妹妹也不得不拿錢接濟家裡。

正當壯年的李明亮,卻絲毫不覺得愧疚,心安理得地享受著家人的付出。

和父母起爭執後,李明亮甚至會沖父親咆哮:「你們只知道賺錢,沒有人知道我的苦。」


Advertisements

而他所說的「苦」,就是博士期間,同宿舍的同學太吵,他每晚只能睡3—4小時。

李明亮不知如何處理,時間一長,就抑鬱了。

還有一位啃老族,曾經也是學霸級人物,高考成績浙江省前200,進了復旦一冷門專業。

進了大學之後,他沒有像高中那樣拚命,反而將更多時間花在打遊戲上,結果導致兩門學科掛科,被要求延遲畢業一年。

這一年,他不像其他同學那樣,到處找就業機會,而是繼續窩在宿舍裡打遊戲,吃食堂,偶爾也頂著名校的頭銜兼職做家教,賺一點收入。

畢業後,由於就業形勢不樂觀,在碰壁數次後,他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最後乾脆選擇啃老,心情好的時候就做點兼職,錢花完了就接受父母的供給,日子就這樣慢慢地拖著。


02

對於這類高智商的啃老族,網路上有個專門的名詞,叫學霸廢人。

Advertisements

指的就是這些在學校成績很好的學霸,除了讀書考試啥也不會,畢業之後無法適應社會和工作,最後選擇長期在家啃老的「廢人」。

有人分析,學霸廢人之所以會走到「啃老」這一步,多是骨子裡的「幼稚型人格」所致。

這種人格的成年人,大多有以下幾種表現:

以自我為中心,如果不合他的心意,則激動暴怒;

缺乏道德感,義務感,沒有同情心;

適應能力差,習慣於讓人照顧自己,不會關心照顧別人;

如遇挫折,會自暴自棄,暴怒發狂,甚至傷殘別人會自殺。

把李明亮和復旦學霸的行為對應起來看,幾乎全中。

啃老族們「幼稚型人格」的養成,多半也和家庭教育脫不開干係。

比如,「你專心讀書就行,其他不用管」就是許多父母在這些孩子學生時代說過最多的一句話。

最終,孩子考出了漂亮的分數,卻成了無法獨立生存的高智商「巨嬰」:沒有追求,不懂待人接物,更不具備抗壓能力。

Advertisements

三年前,那位本科畢業於同濟大學、碩士畢業於滑鐵盧大學的學霸大衛也是如此。

從小被母親要求「只用好好學習,其他的事不用管」。

父母傾盡所有送他出國留學,可留學歸來後,多年不工作,年近50卻選擇啃82歲身患尿毒症母親每月3500的退休金。


Advertisements

只注重學習,是教育失敗的伏筆。

而這種教育方式最具毀滅性的一點,是讓孩子失去目標感,成了只會讀書的工具人。

《涼子訪談錄》裡有一位受訪者小王曾說,自己第二次高考完,成績還不錯,報了個不錯的大學,也讀到了研究生畢業,但畢業後卻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

很多學霸也是如此,他們努力讀書的最終目的,就只是為了考上一個好大學。

至於有什麼興趣,理想是什麼,一概不知。

小王說,衡水中學從來不避諱自己是一個高考工廠,但我們同時也要意識到一點,工廠生產出來的產品是沒有個性的,他們從來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Advertisements

然而,一個人在未來的發展高度,學歷只起到了其中一小部分的作用,真正起到大作用的,其實是這個人是否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03

美國斯坦福大學教授威廉·戴蒙觀察到,這一代年輕人普遍面臨漂浮不安、不想做任何承諾的現象,透過長期、大規模的研究訪談,發現他們生命缺乏的是動機的來源——目的感。

戴蒙認為,驅動力是很重要的學習要素,但大部分成人談論驅動力,通常是通過考試、考上某個大學等短期動機。

研究顯示,如果沒有更大的「目的」,短期目標和動機通常會徒勞無功,而且很快就在毫無方向的活動中消耗殆盡。

有目的感的年輕人,都有高驅動力,會自動自發學習為達到目的所需的技能和知識,也展現少見的務實效率。

前段時間,關於「錢偉長物理只考5分」的事,上了好幾次微博熱搜。

於是,這位科學家的傳奇考學故事也隨之被扒出。


1931年的夏天,18歲的錢偉長參加了高考。

為了提高錄取率,他報考了五所大學:清華、中央、浙大、唐山、廈門。

結果他全部「高中」,最後他選擇了清華。

當年,他高考的成績是:國文100分,歷史100分,物理5分,英語0分,化學和數學一共考了20分。

儘管錢偉長數理化英成績奇差,但國文系和歷史系都搶著要他,因為「他的文學天賦可媲美外文系錢鍾書。」

這是國文系教授楊樹達的原話。

可錢偉長最後沒選國文,也沒選歷史,而是選擇了自己並不擅長的物理。

因為他進清華的第三天,就發生了「九一八事變」。

錢偉長義憤填膺,從此,「學習製造飛機大炮,報效祖國」的理想根植於心。

於是,他跑去告訴物理系主任吳有訓:「我要改學物理。」

面對物理只考了5分的錢偉長,吳有訓有些哭笑不得,並果斷拒收了。

但錢偉長不死心,吳有訓不收,他就天天糾纏。

最後吳有訓實在招架不住,和他約定:「試讀一年,如果一年後,數理化有一門考不到70分,那就轉迴文學院。」

接著,錢偉長開始從零起步學習物理,每天早晨5點,就到科學館去背書。

這一年期末考,他數理化成績都超過了70分,

最後,他如願留在了物理系。

再後來,他成了中國力學之父,為中國機械工業、土木建築、航空航天都做出了巨大貢獻。


像錢偉長這樣的學霸,其實是沒有學習壁壘的。

只要定下了目標,即使對物理不感興趣,也能幫助他迅速掌握並精通這門學科。

這就是目的感所帶來內在驅動力的作用。


04


稻盛和夫在《干法》一書中把人分成三種類型:

不燃型:點火也燒不起來的人;

可燃型:點火就著的人;

自燃型:沒人點火自己就能熊熊燃燒的人。

擁有內在驅動力的人,屬於自燃型的人。

而這類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質,就是極具目的感。

在強大目標的支撐下,他們對待生活擁有強烈的挑戰欲,無論是學習還是工作,都不需要任何的催促,而是自動自發地進行。

樹立目標,找到自己想要的,父母必須首先從根上開始放手,明白有些路,註定要孩子一個人走;有些苦,也必須要孩子一個人吃。

而不是讓孩子在嬌慣、溺愛、百依百順中長大。

其次,年輕人應該儘可能地多探索世界,接觸不同的可能性。

因為生活的意義感不會從天而降,一定要先行動,才有可能在行動中找到意義感、目的感,擺脫迷茫又乏味的生活。

當你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時候,你付出的每一個努力,都會成為一個堅定的錨點。

哪怕前面的大洋是逆風的,經歷了巨大的風浪,但一步一個腳印,風浪遲早會過去,柳暗花明的一天早晚會到來。


又一個「啃老巨嬰」!40歲男子單身無業遭老母痛斥「不成器」 耍脾氣出走半年:鑄成一生遺憾

正所謂「溫室裡養不出萬年松,庭院裡跑不出千里馬」,現在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物質條件的豐富,讓我們很多的家長對自己的孩子是嬌生慣養,真的是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就怕自己一眼沒看著孩子孩子就出什麼事。生命是寶貴的,但是生命沒有這麼脆弱,小孩子吃點苦頭,在生活中鍛煉一下,對於孩子的成長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12月6日,鄧先生跟隨姐夫回到湖南老家,結束了半年多的流浪生活。與他離家時不同,家裡如今已經沒有母親的身影。原來,鄧先生今年40歲,既沒娶媳婦,也沒有工作,今年2月,80歲的老母親為此與他吵了一架,沒想到鄧先生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在東莞、桂林等地流浪。12月5日,鄧先生在志願者的幫助下成功見到家人,可讓他沒想到的是,在他離家2個月後,母親就含淚去世,臨終前還一直念叨他。(圖右為鄧先生)



鄧先生家住湖南郴州一農村,家裡有2個姐姐和2個哥哥,他是家裡老小,自幼就被家人寵愛,因此性格也愈發不獨立。隨著年紀越來越大,鄧先生不像同齡人那樣成家立業,他既沒工作,也沒娶媳婦,一直都由家裡人照顧。如今,母親已經年過8旬,鄧先生也40歲了,看著兒子不成器,母親心裡比誰都急。

今年2月,母親又斥責鄧先生不成器,母子倆吵了一架。結果,鄧先生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在東莞、桂林流浪街頭,每天飢一頓飽一頓,很是艱苦。期間,鄧先生也屢次想要回家,但一想到回去就被罵,他心裡就特別不是滋味。就這樣一直熬到今年11月底,桂林的「讓愛回家」志願者在街頭救助流浪漢時,發現了鄧先生。


鄧先生不像其他流浪漢一樣邋裡邋遢,他穿著打扮還算乾淨,身邊放了一個黑色背包,裡面裝了幾件衣服。鄧先生也想早點回家,便主動提供了家人的信息。12月5日,鄧先生的二姐夫來到桂林接鄧先生,並帶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鄧先生的老母親在他離家2個月後就去世了,臨終前還一直念叨著鄧先生。


如果早知道母親會去世,鄧先生也許就不會衝動之下離家出走,可如今人已逝去,一切都成了遺憾。希望鄧先生在未來的日子中,能獨立自強,找一份好工作,學會生活。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