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小子逆襲富豪!為娶到昔日女神「不惜與原配離婚」 婚後「幻想破滅」後悔不已:我要離婚

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一提起初戀都會覺得難以忘懷,因為初戀是最美好的,也是最單純的情感。

只是初戀往往很難有結果,有的人甚至還沒開始就結束了,這段青澀的感情不僅刻骨銘心,可能還會成為男人亦或女人心中一生的憧憬和回憶。

現實生活中,不乏有多年以後初戀情人再相遇的,雖然時過境遷,可是卻依然心潮澎湃。

15年前,楊先生對美麗又溫柔的小許一見鍾情,一直把她當做心目中的女神。

15年後,他成功迎娶小許,實現了自己多年來的心愿。

原以為自己從此能與美嬌妻過上愛意綿綿的幸福生活,

可婚後沒多久,他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因為他發現,女神不再是女神,而是「女神經」。

「如果再這樣鬧下去的話,我的選擇就是離婚。」

小許

Advertisements

結婚五年來,妻子折騰得他對生活沒了希望,有了想要離婚的念頭。

可妻子不同意離婚,並且感到十分委屈。

因為在她看來,自己的問題都源於丈夫。

那麼小許究竟做了什麼讓自己在丈夫心中原來的女神形象轟然倒塌?

楊先生又做了什麼將昔日女神變成「女神經」?

最終這對相識多年的夫妻是否能夠回歸最初的美好嗎?

2015年,為了更好地解決婚姻問題,

夫妻倆來到《金牌調解》欄目錄製現場進行調解。

楊先生

Advertisements

楊先生介紹,他和妻子都來自江西,

他1975年生,比妻子大五歲,現在海南海口做工程。

自從兩人結婚後,妻子小許漸漸開始變得疑神疑鬼,而且情緒化十分嚴重;

總愛因為一些小事給他找麻煩,把他的生活攪得一團糟。

但小許表示,這一切都是因為丈夫變心了。

接下來,夫妻倆開始訴說雙方在生活中出現的問題。

有一次,楊先生在和朋友打牌,順手拍了一段視頻發到朋友圈。

當時有個女人評論:「你贏錢啦?給我發個紅包咯!」

小許看到後十分氣憤,隨即給女人回復了一句:「真不要臉!」


Advertisements

在她看來,女人主動找別人的丈夫索要紅包是可恥的,

而且丈夫也從沒給自己發過紅包,因此別的女人更沒資格得到。

只是,她的這種做法讓楊先生十分反感;

因為他並沒給別人發紅包,她貿然去罵人,

會讓別人覺得他的妻子很小心眼,丟他的臉。

丈夫的態度讓小許很傷心,那天哭了很久。

不過她一直認為,經過這一次,

丈夫一定會注意和其他女人保持距離,卻沒想到他反而變本加厲。


Advertisements

2014年的一天,小許無意在丈夫的手機里發現,

丈夫常常和一個女網友聊天,訴說自己的生活壓力;

對方也表現得十分關心丈夫,兩人無話不談,相處融洽。

看著丈夫對其他女人和對自己態度完全不同,她心裡十分失衡。

想當初她是奔著丈夫的一句「我會對你好一輩子」才嫁給他,

如今丈夫卻把她當成外人,有什麼事都跟其他女人說,根本不願和她多說一句話。

對此,楊先生向妻子解釋,他跟別人聊的都是工作,

只不過偶爾會抱怨兩句,並不是什麼話都說。

可妻子根本不相信他,反而還偏激地做出割腕的行為。


Advertisements

這件事給楊先生造成了很大的陰影,此後他刻意和其他女性保持距離,

就算是工作上有必要聯繫的,只要讓妻子起疑,

他都會在完成工作後,立即切斷聯繫。

但是他沒想到,妻子會變得越來越敏感,就像是個玻璃人,

即便是一句簡單的話,都會刺激到她脆弱敏感的神經。

「她聽一件事情從來不聽完整,喜歡斷章取義,

可能一句話就像點燃一個鞭炮,就炸起來了。」

早前,楊先生的工程項目較多,小許的父母都在他這裡幫忙。


Advertisements

有一次,因為資金出現了虧損,他忙喊來哥哥和小許的親戚,

一起關門開個小會,商量著怎麼解決問題。

當時小許給他們做了宵夜,送過來時,

恰好在門口聽到了他們提到她父親的名字。

以為他們在說父親不好,她立即推門進來質問:

「是我爸爸讓這個項目虧了是嗎?!」

不等丈夫開口解釋,她又對他們指責了一通,

認為在這個項目中,父親付出了很多,

就算是虧了錢,也不該把責任推卸到父親身上。

說著,她還跑到窗口邊要跳樓,嚇得大家趕緊上前阻止。


Advertisements

「當初你說過你要對我好一輩子,現在出了事你就好像要怪我一樣,

我也不想這樣,我也想讓你多賺點錢啊!」

小許哭得梨花帶雨、楚楚可憐,

然而她的眼淚對楊先生來說卻是一種折磨,

面對妻子的種種行為,他已經嫌惡到了極點。

因為事實上,楊先生等三人並沒有說過小許父親的半句不是,

而項目資金之所以出現虧損,是楊先生自己管理不當的原因。

妻子沒弄清情況就算了,還不願聽他的解釋,甚至動不動就要去死。

妻子的敏感、脆弱、無理取鬧,

讓他覺得很心累,也嚴重影響了他的工作和生活。


可小許始終認為,是丈夫違背了曾經的諾言,

在生活中給了她許多的不安全感,

才導致她變成今天這副患得患失、要死要活的模樣。

丈夫之所以覺得她無理取鬧,是因為他沒有發現自己已經變了。

在調解現場,小許哽咽地訴說著她的委屈,

可從夫妻倆陳述的事件來看,

楊先生似乎並沒有做出什麼過分行為,

小許的不安全感究竟來源於何處呢?

小許稱丈夫和自己結婚後,還和前妻保持聯繫,

並且每年都會給前妻一筆生活費,而且從來沒有告訴過她,

最後還是她自己通過丈夫的網上轉賬明細,才得知這一切。


她不明白為什麼丈夫要瞞著她,難道她就這麼不值得丈夫信任嗎?

楊先生解釋,一開始他與前妻在一起,

雖然感情上沒有什麼激情,但夫妻之間也算是相敬如賓,

是小許的出現,才導致他與前妻離婚。

因為移情別戀而拋棄前妻,讓他心裡一直都對前妻十分愧疚;

考慮到前妻不識字,腦子也不夠靈光,

在外面很難找到工作,只能在家務農,

他在離婚協議上加一項條款:每月給前妻一千元生活費。

這件事小許一直都知道,但她始終不理解,

丈夫已經和前妻分手,為什麼還要負擔前妻的生活費?

而且丈夫給自己一年的零花錢都沒有前妻的多。


不僅如此,如果前妻要來看兩個孩子,

丈夫都會立馬答應,絲毫不考慮她這個現任妻子的感受。

她一直認為,丈夫既然選擇和自己結婚,

並許諾會對自己好,就不該再與前妻有瓜葛。

就算前妻要來看孩子,丈夫也應該規定具體時間和次數,

不要說來就來,那樣只會打擾到她和丈夫的家庭生活。

可丈夫從來都沒有為她考慮過這些,讓她覺得自己和前妻之間,

丈夫更在意前妻,甚至還放不下前妻,使得她內心非常痛苦。

而且不僅僅是前妻,丈夫在她與他的兩個孩子之間,也總是偏向孩子。


每次兩個孩子洗澡,小許都會幫他們準備乾淨的衣服放進浴室。

但繼女總是在還沒穿上之前就把衣服弄髒,每次解釋都說是哥哥不小心弄掉的。

小許一直都認為繼女在撒謊,實在不想再縱容她的小脾氣,

於是想整治一下她,那天說什麼都不讓她再換乾淨的衣服。

當時,她與繼女發生了激烈的爭吵,

丈夫知道後,責怪她對孩子不好,還扇了她一巴掌。

但對於這一巴掌,楊先生否認沒有做過。

他承認自己曾打過妻子,但並不會像妻子所說的那樣,

毫無理智地去扇她一巴掌,而且一直以來他幾乎不打妻子,

若是動手,也是因為被妻子鬧得他忍無可忍。


但小許十分肯定,那天丈夫的確打了她,

因為一旦牽扯到孩子,丈夫對她的態度就會很差。

小許歇斯底里地吶喊道:

「你那一巴掌打下來我都懵了,不是肉疼,而是心疼。

你說過你不會打我的,不管我做錯什麼你都會原諒我、體諒我,

可是你從沒有體會過我內心真正的痛!」

妻子反覆強調的這些話,曾經是楊先生對她許下的諾言,

可如今卻像是緊箍咒一般,聽了都令他感到頭疼。

此刻妻子在他眼裡似乎不只有無奈,甚至是反感,

可就是這個在他眼中形象糟糕的妻子,曾經是個被他追捧的女神。

「當時看到她,就好像是找到了最心愛的人一樣。」

據楊先生回憶,第一次見到妻子小許是20年前的事。


那時他只有20歲,一直跟著哥哥在工地做事。

哥哥在小許父親那承包單個工程項目後,他遇見了小許。

第一眼見到她時,他便有了心動的感覺。

此後,他一直把小許當成自己心目中的女神,

常常幻想、憧憬著兩人未來的生活。

不過兩人因為經常見面,一來二去的也處成了朋友。

但後來由於家庭貧困,被許多人也瞧不起,

他不得已離開家鄉江西,到外地闖蕩,

並且勵志要賺大錢,迎娶心目中的女神。


可現實不盡人意,他一到外地便被人騙去當保安,

後來奮鬥了些年始終一事無成,讓他內心十分落寞,

覺得自己很沒出息,也沒有資格再去喜歡心目中的那個女神。

於是,他選擇和一個合適自己的女人結婚,隨後也給小許寫去一封斷交信。

剛認識趙先生時,小許只有15歲,那時的她還懵懵懂懂,

並不知道他一直喜歡著自己,直到收到那封信以後。

據她回憶,那封信的內容有四五頁,

說是斷交信,字字句句卻滿載著他對她的愛意和不舍。


她至今還記得信中的最後一句話:

「沒有和你生活在一起,是我一輩子的遺憾。」

信的內容觸動了她的芳心,讓她相信,

只要和他在一起,他一定會一輩子對她好。

所以她當時在想,如果他來追她,她一定會立刻答應和他在一起。

只是那時的她並不知道他已經成家,

還小心翼翼地將信保存起來,期盼著他回來找自己。

可過去幾年,她不但沒有等到他的追求,反而等到他另娶他人的消息。

她傷心地將信件撕碎,也嫁給了他人。

從此,小許和楊先生徹底成為了兩條平行線,再無交集。


兩人再次見面時,是十年後的事。

小許的第一段婚姻並不幸福,因為前夫背叛了她。

離婚後,她向人打聽楊先生的消息,給他發了幾條簡訊,

然後來到他所在的城市,想要找他療傷。

此時的楊先生不再是當年的窮小子,而是一位事業有成的大老闆。

再次與昔日的女神重逢,楊先生有種陌生的感覺。

雖然自己有家庭,但小許既然已經來了,

他也不能置之不理,讓她流落街頭。

當時他正在經營一家藝術塗料和不鏽鋼店鋪,便留她在店裡工作。


那時的小許十分勤快,做什麼事都搶著做,

還能夠獨立解決他照顧不到的事,給他減輕了不少負擔。

在小許眼裡,如今的楊先生也不同往日,身上多了一股王者的氣質。

每當他在教訓員工時,她都會被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霸氣深深吸引。

她喜歡他對別人霸氣,卻對自己格外溫柔的樣子。

昔日女神成了自己的小迷妹,讓楊先生的心又再一次為她跳動。

久而久之,兩人就這樣走到了一起。

2010年,楊先生與前妻離婚,和小許結婚。


剛在一起時,楊先生向小許承諾:

「我會好好照顧你,永遠對你好。」

這句話小許一直記在心裡,可如今她不知道丈夫為何要忘記承諾,

對她越來越冷漠,而楊先生卻不知道究竟該從何說起。

他無奈地說:「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我的生活就是灰色的,

現在整個家被她搞得雞犬不寧,小孩也照顧不好。」

小許表示,如果丈夫真心對待她,她也不會這麼鬧。

可直到現在楊先生都不知道,

自己究竟該用什麼樣的方式去對妻子,

才能夠達到妻子所說的那種「好」。


小許抽泣著向丈夫吐露自己的心聲。

「你可以跟我吵架,可以罵我,但是不要摔門離開。」

她表示自己也不想吵架,可心裡真的很委屈,只是希望丈夫能夠理解她。

但面對妻子的淚水,楊先生卻沒有一絲觸動,

因為他認為妻子所謂的委屈不過是自尋煩惱,

而妻子的玻璃心已經讓他對這段婚姻心灰意冷。

不難看出,這對夫妻之間的隔閡很深,

為了更好地調解兩人的問題,調解員將兩人分別帶到密室進行單獨談話。

楊先生告訴調解員,他每次帶妻子出去旅遊,

只要導遊是個女的,他跟人多說兩句話,妻子就會生氣;

更讓他難受的是,妻子甚至懷疑他跟小區的業主有染。


面對這樣過度敏感的妻子,他實在難以忍受,

表示如果妻子改變不了,他只有離婚。

調解員勸他多理解妻子,多與妻子溝通,可以試著呵護她脆弱的心靈。

而小許這邊,經過調解員的開導,也認識到了自己的問題。

她表示會努力成長,擺正自己的角色,但同時也對丈夫提出一個要求。

她希望以後不管發生什麼矛盾,丈夫都可以靜靜地坐下來與她溝通,

而不是拿起鑰匙往外走,選擇逃避,

不是說她什麼都不懂,就是說跟她過不下去;

她也想靜靜地坐下來與他溝通,希望他能給她一個成長的機會。


看到妻子難得用平靜的情緒向他承認錯誤,保證會改變自己,

楊先生接受了妻子的要求,並對妻子說:

「我希望兩個人在一起,可以相互理解、支持。」

小許真誠地回應丈夫:「我會支持你、理解你的,也會讓自己強大起來。」

聽到這句話,楊先生十分滿意,也很期待妻子接下來的改變。

最後,兩人擁抱在一起,她又再一次流淚,

而這一次的眼淚不再是委屈,而是開心,

楊先生的眼裡也不再是嫌棄,而是心疼。


生活不是林黛玉,不會因為憂傷而風情萬種。

但願小許這個像林妹妹一樣的女人今後能夠少一些憂傷和眼淚,

多一些快樂和微笑,對身邊的人更加關愛和包容。

也許這樣,她才更能收穫丈夫一輩子對她的好。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