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同樣是李連杰!前妻黃秋燕女兒「與現任利智女兒」現狀:有無「父愛差距」一目了然

電影《花木蘭》的世界首映禮上,李連杰在紅毯上同大女兒Jane、小女兒Jada高調同框。

此時,大女兒Jane和小女兒Jada形態出挑,已經隱約可以看到幾分母親利智年輕時的模樣。而了解過李連杰情史往事的人都知道,除了利智之外,他還有一段婚姻

Advertisements

那段婚姻中,李連杰與青梅竹馬黃秋燕草草收場,之後就算讓他貼上拋棄「糟糠之妻」的罵名,也要力排眾議躺入利智的溫柔鄉。從那以後,李連杰的片酬都上交給老婆管理,而對利智女兒的寵溺也是人盡皆知。

Advertisements

大女兒Jane不僅在7歲時就成為了劉德華的伴舞,還在19歲一舉躋身巴黎名媛舞會,惹人注目。要知道參加這場舞會的名媛非富即貴,每年就限額20名。反觀黃秋燕的女兒,早年在各個家庭寄宿,如今早已「查無此人」。

同樣是李連杰基因,為啥差距如此大呢?1961年,黃秋燕出生於北京,父母的工作都與藝術有著密切聯繫。父親黃伯壽任職於當時的軍區文工團,而母親陳良環則在歌舞劇場從事舞蹈教育相關的工作。黃秋燕從小生性活潑,父母希望她能繼承家裡的藝術細胞,按部就班地成為一名舞蹈老師。但這時家庭發生了變故,父親最終狠下心將她送入了北京什剎海體校學武。就在那裡,她遇見了比自己小兩歲的師弟李連杰。

Advertisements


相比於黃秋燕幸福的家庭氛圍,李連杰的童年過得沒那麼舒坦。父親在他2歲的時候便中風去世,因此照顧一家老少的重任落在了母親的身上。為了緩解母親的壓力,李連杰掙到的工資都悉數上交。平日里只能穿剩下的衣服,走在路上都要想方設法遮住身上的女式衣褲。因為自卑,他總是沉默寡言。別人結伴練功,他卻默默躲在角落,而這些都觸動了師姐黃秋燕的心。

Advertisements

之後,黃秋燕不僅帶他回自家改善伙食,還常登門拜訪,看望他的家人。面對自己父母的不解,黃秋燕堅定道:「小師弟家裡困難,他媽媽一個人要養5個孩子。」兩人形影不離,就算李連杰抱病,也是黃秋燕在身旁悉心照顧。就這樣,兩個人在眉來眼去下,暗生情愫。

1982年,由李連杰主演的《少林寺》上映。在當時電影的票價不要幾毛錢的年代,《少林寺》竟創造了上億的票房。不僅掀起了武術熱,還讓當時出演武僧的李連杰一夜爆紅。黃秋燕打心底為他高興,但卻沒意識到分手的念頭已然在李連杰的心中萌芽。當時為了撫平愧疚感,李連杰便暗自計劃:「不能這樣分手啊,就算分手了,我也要想辦法讓她去做明星。」


Advertisements


《少林寺》大獲成功后,李連杰便找到導演,推薦當時的女友黃秋燕出演《少林寺》第二部,希望到時候能夠得到世俗眼光的諒解。李連杰眼看就差一個說辭就能離開,兩年後卻在拍攝《南北少林》的打戲時,腿部被重傷傷,醫生檢查后聲稱他可能落下終身殘疾。他躺在醫院的大半年,都是黃秋燕在一旁悉心照顧。每天在醫院和家之間兩頭跑,不僅要照顧負傷的李連杰,還要照顧李連杰的母親。

Advertisements

黃秋燕認定了,她要跟李連杰一輩子,起不來也要照顧他一輩子。正是這般真誠的愛意讓李連杰感動,讓他最終決定和黃秋燕結婚。於是沒有盛大的喜宴和貴重的嫁衣,黃秋燕力排眾議,在沒有通知親朋好友的情況下,孤注一擲地和李連杰登記結婚了。

1987年,結束青梅竹馬的二十年,兩個人步入婚姻。婚後,黃秋燕無心演藝事業,推掉了西遊記》等劇組的邀約。即便身懷六甲,也跟著李連杰移居到了洛杉磯, 一心一意地照顧李連杰和大女兒李思的起居。


對於黃秋燕,連徐克都不禁感嘆,如果黃秋燕沒有放棄自己的演藝事業,可能將是數一數二的動作明星。但付出沒有等來回報,等來的只有李連杰離意已決的聲明。那時候大女兒李思還不到三歲,而小女兒尚在襁褓。

Advertisements

1989年,還在哺乳期的黃秋燕接到了一通越洋電話,電話里李連杰的話狠狠扎痛了她。「對不起,我知道錯了,但我找到了真正的愛。」


1989年,美國武術培訓的工作不景氣,李連杰決定重返影壇,回到香港接拍了電影《龍在天涯》。就是在這部電影的劇組,李連杰遇見了讓他魂牽夢縈的利智。

利智的美毋庸置疑,作為「亞洲小姐」,她不僅讓賭王何鴻燊醉心,連亦舒都評價她:「如果你也有我那麼幸運,同利智用上海話交談過,我相信你也會愛上她。」李連杰不僅愛她的嬌柔,還被他們之間相似的經歷觸動。他們有著同樣清貧的家境,有著同樣在工作環境中備受冷眼的經歷。

他甚至認為利智比兄弟姐妹更懂他,那種感覺很親密,於是便一發不可收拾地醉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相比於對黃秋燕母女的冷落,李連杰對利智的愛毫無遮掩。甚至在26歲時大膽示愛:「我愛她,我可以為她不要名,不要利。」面對李連杰的狂熱追求,利智卻給了十年的期限,如果十年彼此之間還有戀愛的感受,再考慮結婚的事情。

1991年,徐克籌拍《倩女幽魂》,片中飾演十三姨的關之琳和飾演黃飛鴻的李連杰有大量的親密戲。利智看到后在電話里向李連杰哭訴,準備收拾東西回娘家,便決定再也不回香港。李連杰得知后,立馬慌了心智。情急之下,不顧周圍人的眼光就追去了機場。幾番折騰,苦苦哀求,才讓利智回心轉意。此後,李連杰不再接拍親熱戲。

1992年,利智宣布退圈,沉淪於商海,與父親做紡織生意賺得盆滿缽滿。那時熱衷於炒房,利智認為山東的別墅群有升值空間,便入手投資了上千萬。結果翻車了,負債六千萬。李連杰知道后,立刻和公司合伙人關停了自己的公司。並和向太簽訂戲約,兩年時間接下六部電影,並把所有的片酬都用來給利智償還債款。


1999年,結束了十年之約,李連杰如願和利智在洛杉磯舉辦婚禮,並於次年生下女兒Jane。相比於利智與李連杰的十年,黃秋燕的十年就顯得落魄許多。1990年,黃秋燕與李連杰協議離婚。李連杰留下了一套美國的房產給她,但同時留下的還有無力償還的房貸。面對巨額的房貸,黃秋燕放棄房產,最終不得不選擇蝸居在地下室。就算生活落魄,她最放不下的還是自己的女兒李思和李苔蜜。

(黃秋燕女兒李苔蜜)

協議離婚時,黃秋燕最後只希望李連杰可以照顧自己的兩個女兒。而李連杰和利智商量后,決定把黃秋燕女兒從紐約接回來,送到母親張鳳蘭的家中。為了彌補對女兒的虧欠,李連杰儘可能給了她們物質上的保障,送她們去私立的寄宿學校上學。

從學前班到中學畢業,姐妹倆都在北京這所全封閉的學校上學,而李連杰卻從未出席過她們的家長會。李連杰的父母過世后,黃秋燕女兒們又被接到李連杰的姐姐家。在她們的整個童年中,父親的角色始終是缺席的,她們除了同學外,最好的朋友就是堂哥堂姐。

曾經,李思站在李連杰的面前,表示希望自己能進入娛樂圈,但李連杰聽后沉默,最終讓這場夢止步於搖籃。大學畢業之後,李思沒有進軍娛樂圈,而是去了洛杉磯的一家影視公司上班。如今再出現,她穿著綠色的足球運動服,扎著幹練的頭髮,站在足球場上。

反觀,李連杰和利智的大女兒Jane和小女兒Jada則是標準的星二代。不僅萬眾矚目,還有良好的生活環境。利智在女兒不到一歲的時候就給她們安排了家教,而父親也為她們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大女兒Jane的拉丁舞特別出色,不僅6歲就獲得了舞蹈比賽的冠軍,7歲還站上了劉德華演唱會的舞台。此外,得益於良好的家庭教育,她還如願收到了哈佛大學的offer。

當黃秋燕與女兒分隔兩地時,李連杰正守護著與利智一家四口的團圓。當黃秋燕女兒為父親的缺場黯然神傷時,李連杰卻給了利智女兒無盡的寵愛。李連杰不僅出席了她們的成人禮,還攜女同框亮相了《花木蘭》全球首映禮。

在首映禮上,李連杰一邊介紹著女兒的身份一邊聲稱:「就是我的兩個女兒讓我接下的這部電影。」利智的女兒們在眾星捧月下出場,站在了擁有聚光照耀的舞台上。而相比如此耀眼的光芒,另一邊微弱的星光則在黯然退場。


如今褪去李連杰女兒的標籤,已經鮮少看到黃秋燕女兒們的消息。回歸到普通人的人生,相信李思和李苔蜜也在尋找自己穩穩的幸福。感情的事,冷暖自知。只是做父母的在考慮自己的同時,也應該多考慮一下孩子。畢竟有時候,父母的一個決定,影響的卻是孩子的一生。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