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壇天籟「為愛淡出成全職太太」2次婚姻失敗收場 皈依佛門「失聯愛女10年」61歲霸氣復出

充滿靈魂的嗓音!


曾經有人評價齊豫說:

華語樂壇唯一的天籟。

其他世俗的天籟只是有了嗓子,

沒有了靈魂。

1

齊豫的母親是從小生活在東北的滿洲人,有著相當不錯的音樂素養。當時家裡唱片機一圈一圈地轉,母親跟著一遍一遍地唱。

Advertisements

也許是耳濡目染,從很小的時候,齊豫就表現出極高的音樂天賦,她的聲音純凈而空靈,給人一種不染人世塵埃的感覺。

「媽媽愛時髦,愛文藝,尤其愛音樂,家中的唱機,在我小時候的回憶裡,是一天到晚不停轉的。從小到大,音樂一直就在身邊。媽媽唱歌尤其好,好到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唱得好,因為怎麼唱,都比不上媽媽。她的高音很厲害。」

然而父親齊濟一直抱有傳統觀念,並不看好女兒走上音樂之路。縱使齊豫從小成績優異醉心音樂,父親也堅決不肯答應。

然而父親的反對,卻並沒有阻止齊豫對於音樂的熱愛。

Advertisements


她一邊在學校認真讀書,一邊在大學裡抱著吉他參加音樂社團。

1978年,台灣大學人類學系學生齊豫,趁著暑假一口氣報了「金韻獎」、「民謠風」兩個比賽,她憑《Diamonds & Rust》獲第二屆金韻獎冠軍、第一屆民謠風冠軍。藉助選秀比賽,她迅速走紅。

憑著自己的「天嗓」,她被音樂泰斗李泰祥注意到,成為其首位女弟子。

李泰祥何許人也?

Advertisements

在那個浪漫的80年代,李泰祥創作了無數優秀作品,組成了台灣原創音樂中最古典最精緻的一環。從古典到流行,都有他的創作。是他將現代音樂引入台灣,融合古典與流行,讓藝術在民歌裡生長。

1979年,22歲的齊豫發行自己第一張個人專輯《橄欖樹》,一出場,就萬眾矚目。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為什麼流浪,流浪遠方,流浪」,齊豫唱的的《橄欖樹》,也成為了當時一代人心生嚮往的遠方。

Advertisements

孫燕姿曾出過一張翻唱專輯,裡面第一首就是《橄欖樹》

「我的音樂,是從爸爸哼起這首歌開始的,然後我開始尋找我的橄欖樹——音樂。」

1979年,更是憑著電影《歡顏》主題曲,榮獲第16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劇情片電影插曲獎。

Advertisements

這首歌成功奠定了她華語樂壇天后的地位,更因為她出淤泥而不染的輕靈歌聲,被譽為「天籟之音」。

80年代,齊豫先後發行了《祝福》《有一個人》《回聲》《快樂天堂》《Whoever finds this I love you》《人間低語》《有沒有這種說法》等中英文專輯,並且獲得金鼎獎推薦唱片大獎、金鼎獎優良唱片獎等多項大獎。

1985年,28歲的齊豫和潘越雲一起成為回聲的主唱,三個女人一台戲,成就了這張經典的文化唱片。

齊豫與潘越雲說服三毛用第一人稱來創作,將三毛童年、成長、與荷西的愛情等半生記憶都寫進這張專輯。

Advertisements

幾乎可以把《回聲》當成一部章回體小說來傾聽,這音樂達到了「和電影、文學繪畫、戲劇同一個高度,那個時代流行音樂承載了時代的吶喊,也承載了每個人的心情,是毫不遜色於其他文藝類型的」。

回憶她的填詞人三毛時,她說:「我和三毛最大的不同就是,三毛是腳步的流浪,而我是心靈的流浪。真實的我只喜歡坐在家裡看書,聽音樂,研究我感興趣的東西。我和三毛年齡差了十來歲,我沒有她那麼勇敢和衝動,即使出門也要猶豫半天。」


Advertisements


然而到了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後期,台灣樂壇的競爭機制和商業運作迅速發展,此時的齊豫卻到了自己的瓶頸期。

「中文專輯在那個時候就一直覺得好像處於一個瓶頸的狀態。因為那時候離開了李老師,就是沒有再唱他的作品。那時候的那個步伐是邁的很困難的。就是覺得好像去量身定做像李老師以前的歌其實是不可能的。」

90年代齊豫持續發力,先後發行了《藏愛的女人》《駱駝飛鳥魚》等專輯,其中《駱駝飛鳥魚》令她入圍第9屆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最佳國語女演唱人,而歌曲《幸福》更獲得中國音樂人交流協會之年度十大最佳單曲,《哭泣的駱駝》和《飛鳥與魚》提名最佳作詞獎,與此同時,她還參與制作蘇慧倫等數位歌手的音樂專輯。


1995年,齊豫與周華健合唱古天樂版神鵰俠侶的主題曲《神話情話》獲得年度十大勁歌金曲最受歡迎合唱歌曲獎。

2002年,齊豫再走西藏,割斷了再唱流行樂的想法。台灣主持人吳宗憲曾問她為什麼,她坦言,自己喜歡的曲風和音樂已經無法迎合現在的音樂市場了,所以早早退出。

之後,她偶爾出幾張佛曲專輯,少有人聽,但堪稱天籟。

屬於她的那個時代,正在悄然離去。


2

據知情人透露,齊豫之所以會淡出樂壇,跟她婚姻的失敗有很大關係。

早在1981年,她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攻讀碩士期間,認識了自己第一人丈夫大衛。

1984年,大衛一度陪同齊豫回台灣擔任台大考古系講師,後因經常分居兩地,聚少離多,婚姻僅維持了9年。

後來齊豫回國,因恩師李泰祥認識了其弟弟李泰銘,兩人愛好相同,結成第二段婚姻。

為了避免婚姻重蹈覆轍,她選擇離開舞台成為一名全職太太。

但是,因為性情不合,兩人產生分歧,八年後,這段婚姻依舊以離異收場。

根據《ETtoday》報導,齊豫前夫李泰銘透露,女方10年來未和兩人的獨生女連絡過,前夫李泰銘認為跟她的宗教有關:「就佛教來說,我與女兒是她的前世因緣,要放下。」她曾經接受媒體訪問表示女兒需要穩定的生活,才會交給前夫照顧。


那一年,她在《幸福》中寫到:有人唱相愛容易相處難有誰比我更懂其中甘苦談閉眼容易 閉嘴太難 一切為時已晚


對於婚姻,齊豫也很看得開,她在一次採訪中曾提到過:「婚姻是人類文化制定出來的一個制度,而不是說一個人天生一定要結婚,就是你生下來一定要結婚,一定要有一個伴,這不是一定的。」

不再醉心情愛的日子,齊豫一心鑽研音樂。

她唱的佛歌,沒有悲戚,只有喜樂。

她不唱苦情歌,不願意散布負面的情緒。

她說唱歌不是為了自己爽一爽:把自己在佛學中體悟到的真、善、靜、美唱給世人聽。


3

她說:「忠於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堅持自己該有的原則,不斷磨練自己,人生自然會有一條路。」

在《歌手》錄製期間,吳青峰曾問她,為什麼來參賽?

62歲的齊豫開玩笑說,年紀大了來刺激一下,說不定會突然變年輕。

競演是一個趣味性(的事情),尤其是我們這個年齡來參加,我也覺得很好玩,所以其實我不會求什麼特別好的名次。因為我一直覺得自己不是一個特別紅的歌手,在音樂曲風上不是那麼的流行,沒有那麼直白。我只是覺得很幸運,因為我還是很喜歡這些歌曲,就是一種對於某些東西的堅持。


於是我們在《歌手》的舞台上,她挑選的多是那些平和深邃的曲目。

比如羅大佑和李宗盛分別在30多年前創作的《是否》和《最愛》,她自己作詞、弟弟齊秦譜曲的《飛鳥與魚》,還有那首紀念三毛的散文詩式歌曲《今世》。

當她頂著蓬鬆的頭髮,穿著一襲飄然的長裙出現在舞台上時,像是從遙遠的80年代慢慢走來。

如今出道四十年的她經過歲月的沉澱,身上散發著淡然的優雅,成熟但不失童真。

你心中那首齊豫是什麼歌呢?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