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蜜老公長腦瘤!我主動「把她兒子接來我家照顧」一住6年 他考上大學離開我家時「要我記得收拾沙發」

講述人:陳敏

我叫陳敏,從小出生在農村。我們村是一個非常小的村莊,四面環山。我有一個妹妹,一個弟弟。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長年靠種地為生。

母親從來沒有走出過大山,因此她的思想觀念比較落後,重男輕女不說,還不想讓我和妹妹讀書,總覺得女孩子早晚要嫁人,還不如早一點出去打工賺錢。

可父親就不一樣了,他從來不偏不向。對待我們姐弟三個一視同仁,認為不管是男孩女孩,只要能識文斷字都是好的,讀的書越多,對將來越有好處。


Advertisements

每當母親想讓我和妹妹輟學的時候,父親就會百般的反對。因為這件事情,父親沒少和母親吵架拌嘴。

好在我並沒有讓父親失望,學習成績一直很優秀。可妹妹就不同了,她不愛學習,天天想著出去玩,小學五年級以後就不願意讀書了,實在沒有辦法,父親只好同意讓她輟學。

一轉眼我國中畢業了,以最高分考上了我們鎮上的重點高中。學校離我們村有七八十裡路。因此我要住校,一個星期才能回家一次。

雖然學校有餐廳,但是去吃飯的人卻很少,除非像那些家庭條件比較好的學生才會去。我的一個同學丁香就是其中一個,她是我的同窗。

我們兩個的性格有很大的區別,她是一個活潑開朗能說會道的女孩子。我和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我不愛說話,性格內向。儘管如此,我們兩個仍然成為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在校期間我們經常形影不離。

Advertisements

丁香的家庭條件很好,父母是做生意的。每個月都會給他買好幾斤飯票,讓她吃上熱乎的飯菜。

而我們家條件差,父母每個月給我買的飯票根本不夠我吃的,因此母親常常給我帶一些饅頭或者是煎餅充饑。


Advertisements

丁香了解了我的家庭情況之後,她每一次吃飯的時候都會故意多打一份,對我說:小敏,我打的飯菜有點多了,吃不完,你能不能幫我吃一些,不然的話扔了怪可惜的。

剛開始我會欣然接受,覺得扔了確實可惜,每次都把它吃得乾乾淨淨。時間久了,我發現越來越不對勁,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丁香是故意的。

我曾多次拒絕丁香的好意,回教室吃我硬的像石頭的煎餅。可丁香卻不讓,她說,小敏我們兩個是好姐妹,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我有好吃的當然要分享給你。就這樣,高中三年我經常蹭丁香的飯菜。

這三年,我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如願以償地考上了理想中的大學。而丁香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她的理科特別的差,因此考大學的時候成績不是很理想

本來她想再重考一年的,可是後來她竟然不願意再重考了,覺得她的理科太差,重考也沒有機會。

Advertisements

我上大學後一直和丁香保持著書信來往,我們兩個仍然無話不說。丁香輟學的第3年,她就結婚了。據說她結婚的前一年,她父親做生意賠了很多錢,承受不了打擊,自殺了

沒能在丁香最難的時候陪著她,我很內疚。丁香卻安慰我說:沒事,事情已經過去了。


Advertisements

丁香結婚後第二年,生了一個兒子,有一次我放假去她家玩。看到她兒子的小臉蛋軟軟糯糯的,我的心都要融化了,對她說:丁香我能不能做你兒子的乾媽?

丁香笑笑說:好呀,我兒子能有一個你這麼聰明漂亮的乾媽,我求之不得。

一眨眼我的大學生活即將結束,可是此時我們家卻發生了重大的變故,那就是我父親突發腦溢血住進了醫院。

當時我母親給我打電話,讓我儘快回家見我父親最後一面。我馬不停蹄的趕回老家,到家以後我看到了奄奄一息的父親。

他只剩下一口氣等著我,看到我之後,他用虛弱的聲音說:小敏,爹把你媽託付給你了,爹走後,你一定要記住,好好孝順你媽。

我說:我知道爹,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媽。我剛說完,爹的手就垂了下去,永遠的閉上了眼睛,我趴在父親懷裡嚎啕大哭。

Advertisements

我馬上就要大學畢業開始工作了,終於可以為爸分擔負擔了,他還沒享福,卻永遠的離開了我,每每想到這裡我的心都會很痛。丁香得知我父親去世以後,去我們家陪了我好幾天,還給了我5000塊錢。


Advertisements

人都說禍不單行,我剛把父親的後事處理完。此時母親又發生了意外,她接受不了父親去世的事實,一病不起,我家的日子過得捉襟見肘,我連給母親看病的錢都沒有。

丁香得知以後,直接給我轉了10萬塊。如果沒有丁香的幫助,我真不知道該找誰借錢給母親看病治療。好在我母親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好了起來,我也順利的大學畢業了。

大學畢業以後,我被分配到了鎮上高中教物理。我工作沒有多久就認識了我老公,他在市行政單位工作,家庭條件相當不錯。

這些年,我和丁香一直保持聯繫,我們兩家經常相互走動。我一直感激丁香曾經對我的幫助,想著如果有機會,我一定好好的報答她。

6年前丁香的老公經常頭痛,去醫院檢查,結果顯示腦子裡面長了一顆腫瘤雖然是良性的,但是位置非常不好,沒有辦法手術。導致她老公出現了失明偏癱的情況,從此以後,她老公身邊不能離開人。

丁香的婆婆年齡又大了,腿腳不利索。丁香一邊要照顧她老公,一邊要照顧她婆婆,有時間的話還要做手工賺錢養家,根本就沒有時間照顧他兒子——小東。

本來丁香想把小東送到寄宿學校,可是好點的寄宿學校太貴,差的又怕小東學壞。我得知她的情況之後,我覺得這是我報答丁香的一個好機會。


文章未完,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

下一頁

1/2

Advertisements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