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婦做飯被兒子嫌難吃!婆婆見狀「把媳婦趕回娘家」 一週後回家「丈夫變另一個人」她泣喊:感謝婆婆

王桂香今天要去探望兒子特地起了個大早,她要去菜市場,準備買點新鮮的蔬菜和雞鴨魚肉,一同帶到兒子家去。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響起,很快媳婦——馬婷婷就來給她開門了:

「哎呀!媽,您怎麼來了?快裡面!」馬婷婷一手抱著孩子,手慌腳亂地給婆婆開門。

「我這在家也是閑得發慌,這不抽空就想過來看看你們,順便來看看我的小孫子!」

王桂香一見到小孫子就樂個不行,忙從媳婦手裡接過來抱著逗趣一會兒,之後她環顧了下四周,好像在尋找著什麼似的:「哎?婷婷,明哲呢?今天周日他沒休假嗎?」

馬婷婷瞅了一眼西邊的卧室:「他可能昨天上班太勞累了,還在睡覺呢。」

王桂香一聽,臉上的笑容立馬收斂了起來:「這都快九點了,他還睡?我過去看看去!」

Advertisements

說完王桂香便向兒子的卧室走去。

一進門,只見兒子——李明哲正捂著被子蒙頭大睡,呼嚕聲打得跟殺豬一樣,哼哼作響。

王桂香看到此場景,臉一下就拉攏了下來,她上去一把掀開兒子頭上的被子,使勁地推了推他的肩膀:

「明哲,明哲!」

一陣呼喊聲過後,李明哲睡眼朦朧地揉了揉眼睛,他將母親誤認為成了妻子馬婷婷,很不情願地嘟囔道:

「吵什麼吵啊!大早上連個安穩覺都睡不好,你做好了飯再叫我不行嗎?」

「明哲,你快起來,媽來了!」一旁的馬婷婷忙跑過去在他耳邊小聲嘀咕道。

示意圖來源:《鬼怪》劇照

Advertisements

李明哲一聽到「媽」這個詞,「嗖」地一下就從床上坐了起來,他驚恐地望著正站在床邊地母親,神色慌張地咽了咽口水,言語也變得結巴起來:

「媽,你,你,你怎麼了來了?」

王桂蘭臉色煞白,面無表情地回道:

「我來看看你睡得香不香?」

李明哲臉頓時被羞得通紅,他急忙穿好衣服起身,露出一臉傻笑:

「媽,你以後來給我打個電話唄,我還好有個心理準備!」

王桂蘭露出一臉調侃地笑容:

「哼,我要是不打電話,你是不是得睡到日上三竿啊!」

李明哲摸了摸後腦勺,羞愧地笑了笑回道:「哪有!」



Advertisements

時間很快臨近中午,王桂香拎起餐桌上今天在菜市場買的菜,就準備去廚房做飯。

媳婦馬婷婷見狀,忙上前攔了下來:

「媽,你坐著就好,這飯我來做!」

說著馬婷婷一把搶過婆婆手裡的菜,就向廚房跑去。

「媽,讓婷婷做就好,你歇歇吧。」這時李明哲翹著二郎腿,嘴裡還磕著瓜子在一旁雲淡風輕地說道,好像所有的一切在他看來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那你怎麼不去做呢?」王桂香冷著臉質問道。

「哈哈。媽,我哪會啊?做飯這都是女人的事!男人哪有在家做飯的?」李明哲對母親傻笑道。

「那你意思就是在家什麼也不幹,只吃現成的就行?你個大男人的,你要點臉嗎李明哲?」王桂香語氣頓時有些怒了。

李明哲見母親臉色變了,也不敢再講話了,低著頭繼續磕著手裡那僅剩的幾顆瓜子。

Advertisements

終於到了吃飯時間,馬婷婷將菜一一都端上了餐桌,她吆喝了一聲:

「明哲、媽,我們吃飯吧!」

不一會兒一家人就圍坐在了餐桌旁。

示意圖來源:《大力女子督奉順》劇照

Advertisements

李明哲瞅了一眼桌上的菜,眼裡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他斜視了一眼身旁的妻子,嘴裡抱怨道:

「怎麼又是這幾樣菜?你除了紅燒肉、清蒸魚,還有這個辣子雞,就不會創新點別的?我整天吃都吃膩了!

馬婷婷委屈地低下了頭,小聲說道:

「我做飯的時候,剛才聽見聰聰一直在哭鬧,就先關了火去看看,等將他哄好,時間就有些來不及了,所以匆忙了點,只做了幾樣小炒。」

李明哲仍舊不領情,不依不饒地繼續對妻子埋怨道:

「都是藉口!你就是太懶了,人家當全職主婦的,怎麼能一邊做家事,一邊帶娃,有的還能順帶把錢賺了呢?你瞧瞧你能幹著什麼?我媽好不容易來一趟,你就炒這幾個菜,像什麼樣子!」

聽完,馬婷婷眼裡沁滿了委屈的淚水:「對不起,都是我不好,等下次咱媽來我一定提前做準備。」她不停地向丈夫道歉道。

Advertisements

「這就對嘛,有問題先從自己身上找原因,不要事事都推卸責任。」李明哲看妻子認錯態度還算不錯,方才罷休,沒繼續為難她。

這時,王桂香終於坐不住了,她眼神冰冷地瞪著兒子暗諷道:

「我覺得婷婷做得菜很好,很合我胃口,這是我吃過最好的飯菜。

示意圖來源:《未來媽媽》劇照

Advertisements

家耀,你要是吃膩了你就別吃了,沒人勉強你!以後婷婷也別給你做了,你想吃什麼就自己做好了!別自己不做就算了,人家給你做了你還嫌東嫌西的,你好大的臉面!」

王桂香又轉頭看了眼媳婦:「婷婷,吃完飯後你就帶孩子回娘家住幾天吧,休息休息,整天在家伺候大老爺似的也挺累的。」

馬婷婷低聲細語地回道:「好,媽。待會我收拾收拾。」

飯後,馬婷婷簡單地收拾了下行李,便抱著孩子回娘家了。家裡就只剩下了王桂香和兒子李明哲兩人。

李明哲看著母親那張冷冰冰地臉,好似渾身都充滿了寒氣,逼得的他渾身直打顫,他心想,接下來的日子肯定是不好過了…


媳婦一走,王桂香就轉頭對兒子說道:「明哲,你去把餐桌上的碗洗了去。」

李明哲看著桌上擺放的那一摞油膩膩的盤子,神色十分抗拒的拒絕道:「我,我不想去。」

王桂香冷冷地白了他一眼:「你不去,難道讓我去?」

看到母親冰冷的眼神,他自然不敢與之抗衡,只好無奈地端起那摞盤子,慢悠悠地走向了廚房。

他擰開水龍頭,忍住盤子上殘留的那些噁心的菜渣,挽起袖子刷洗起來。

然而,只過了不一會兒,就聽見廚房傳來「咔嚓」一聲盤子破碎的聲響。

聞聲,王桂香跑了進來,只見兩個青花瓷餐盤打落在地,碎了一地的殘渣。

「媽,這破盤子滑溜溜地,拿都不好拿!」李明哲抱怨道。

「你真是個廢物,洗個盤子都洗不好!」王桂香對兒子罵道。「從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別光推卸責任。人家婷婷怎麼能把盤子洗好,為什麼你不行?」

「這……這……她家事做得多,都熟練了唄!」李明哲不服氣地反駁道。

王桂香冷笑一聲:

「把家事都扔給你老婆,自己什麼也不做還有臉了?那你以後也多做點家事,熟練了就好了呀!」

「……」

示意圖來源:《孤味》劇照

「待會洗完盤子,再去把地給拖了。」王桂香又對兒子指示道。

「啊?還要拖地!」李明哲不情願地喊叫著。

「讓你拖你就拖,哪那麼多廢話!」說完,王桂香便回客廳繼續看電視去了。

李明哲將盤子洗好都收拾乾淨後,又去廁所找拖把,他從水龍頭上接了一桶水,將拖把沖洗擰乾後,便又開始拖地。

一個小時過後,他終於將廚房、客廳、卧室都裡裡外外打掃了個乾淨,這些幹完後,他的腰累得再也直不起來了,他將手中的拖把往牆角一扔,就想要去沙發上躺會。

沒料想他的屁股剛要接觸到沙發,耳邊就又傳來母親一陣雷厲的喊聲:「你幹嘛?!」

「媽,我腰疼,就讓我先歇會唄。」李明哲筋疲力盡地回道。

「呵,這才做了多少,就受不了了?」王桂香從卧室裡又端出一籮筐衣服說道:「去,把這些衣服給洗了!

李明哲哀嘆了一聲,又無奈地拿起那籃髒衣服,向陽台走去,他掀起洗衣機的蓋子,就要將衣服倒進去。

「喂!你幹什麼?」王桂香又吼道。

「你不是讓我洗衣服嗎?」李明哲眨巴了下眼睛,一臉懵地看著母親回道。

「那都是小孩子的衣服,不能用洗衣機!你用手洗!」

「啊?這麼多衣服,我怎麼洗啊!」

「用手洗啊!婷婷在家怎麼洗的,你就怎麼洗!」王桂香回道。

「……」

洗完衣服後,李明哲感覺全身骨頭都要散架了,他一頭扎在床上,再也爬不起來了。

他不知道在床上睡了多久,醒來後發現天已經開始微微泛黑了,他慢悠悠地起身後,腰還是感到一陣酸痛,他佝僂著身子走出卧室,看看母親走了沒。

然而他剛走到客廳,就看見母親剛好提著幾個塑料袋開門進來了。

王桂香把手中的袋子往桌上一扔,對兒子露出一臉詭異地微笑:「明哲,你醒了?我想,反正這幾天婷婷不在家,媽就在你這住幾天吧!菜我買回來了,今晚就你做飯吧!」

「什麼……?」李明哲聽完頓感腦袋「嗡」地一聲,差點暈過去。

王桂香在廚房裡看著兒子洗菜、摘菜,教他怎麼拿刀切菜,鍋裡應該放多少油,怎麼掌握火候,全程細心地把關著兒子整個做飯流程。

李明哲時不時地被刀劃破手指,又被熱油燙一下的,王桂香雖然心疼,但卻假裝沒看見似的,繼續讓兒子做下去。她明白,現在是教育兒子的最好時機,她更要忍下心去。

文章未完,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

下一頁

1/2

Advertisements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