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堅持要我自然產!老公在一旁不敢反駁「我痛到狂喊要剖腹」 下秒「一雙溫暖的手抓住我」我哭了


聶茜沿著走廊一步步挪動,宮縮陣陣襲來,就像有人拽著她的骨頭猛地扯開又咔嚓複位,她痛得快要暈過去了。

陣痛越來越密集,她就要站不住了,婆婆卻跟在她身後,使勁催她:「多走走,孩子才能生得快,你就是平時太懶了,動都不願動,才生不出來。

聶茜想轉頭辯駁,卻沒有力氣,她再也走不動,扶著牆勉強喘氣,手指使勁扣著牆皮。

而丈夫陳海卻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拿著手機百無聊賴的滑著影片。

「陳海,我受不了了,改剖腹產吧。」

陳海還沒答話,一旁的婆婆急了:「剖什麼剖,你第一胎就是生的,這一胎一定也能順產,沒聽人家醫生說嗎,順產對孩子好。」

示意圖來源:《未來媽媽》劇照

Advertisements

「可這一胎胎位有些不正?」

「所以讓你多走走,多走走就能把孩子順下來了。」

聶茜卻無力關注婆婆在耳邊絮叨,只死死盯著丈夫。

陳海無奈的關了手機,不耐煩道:「你生第一胎的時候不是疼了一天一夜嗎,現在才半天,堅持堅持吧,順產多好,孩子好,恢復快,還省錢。」

聶茜陣痛加心痛,無法呼吸,她雙手抓著牆,抵著頭、砰砰撞牆。

婆婆急了,上來要攔她:「你幹什麼,小心肚子裡的孩子!」

聶茜頭緊緊靠在牆上,冰冷的牆體讓她冷靜下來,可無盡的絕望卻如潮水一樣席捲了她,孤獨無助的眼淚流了下來。

示意圖來源:《未來媽媽》劇照

Advertisements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一雙手輕輕地托住她的頭,急促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姐,你忍忍,我們馬上就剖。」

小姑陳雯擔憂的聲音如天籟一般在耳邊響起,她扶著聶茜往產房走去,大聲喊著護士:「護士,來個人,我們要剖婦產。」

婆婆在身邊生氣地拍著她的肩膀:「你一個沒結婚的小姑娘知道什麼?剖什麼剖,萬一這胎是個女兒,還要懷個三胎生兒子呢,剖了什麼時候才能再生。」

「兒子兒子,你就知道兒子,你兒子在一邊坐著呢,有什麼用,老婆要生孩子,連個屁都不敢放。」

「哪有這麼說你哥的,我看你是反了天了。」

陳雯卻不管母親的阻攔,沖著陳海喊道:「你還不去找醫生簽字剖腹,等著你老婆痛死嗎?」

陳海看看母親,又看看妹妹,又被陳雯一聲吼,才「哦」了一聲,拔腿跑去找醫生。

Advertisements

婆婆看陳雯一來兒子也不聽自己話了,生氣的又在她背上使勁拍了兩巴掌:「冤孽呀,你個吃裡扒外的東西,怎麼就這麼不過日子,誰家生孩子不是這麼疼過來的,怎麼就你事多,你知道剖腹產要多花多少錢嗎……」

她還在喋喋不休的抱怨,陳雯扶著聶茜躺她,不耐煩道:「等你老了躺在病床上的時候再想著省錢吧!」

婆婆抱怨的話戛然而止,她氣咻咻地坐下,冷眼看著一家人忙前忙後,一聲不吭。

陳海很快領著醫生過來,安排好剖腹產事宜後,聶茜被推進了手術室,臨走前,陳雯握著她的手,似乎要將溫暖和力量傳遞給她:「姐,你放心,一切有我!」

「一切有我!」這句話就像當年聶茜握著陳雯的手所說……


示意圖來源:《未來媽媽》劇照

Advertisements

2

22歲那年,聶茜在電纜廠認識了陳海,兩人很快步入愛河,婚後不久,聶茜便懷孕了。

電纜廠工作雖然薪水不低,可太過勞累,懷孕後的聶茜沒法繼續工作,便辭職回到陳海老家待產。

陳海家中還有父母和弟弟妹妹。公公不管事,婆婆不慈,看聶茜遠嫁,無人撐腰,便百般磋磨

雖然懷了孕,家中洗衣做飯收拾家事的工作都歸了聶茜,聶茜本來就是能幹的,這些事在娘家時也沒少做,現在雖然懷著孕,倒也沒計較。

但婆婆變本加厲,看她脾氣好,不僅在吃的上面苛待她,竟然讓她下地幹活,每天早出晚歸,大著肚子下地鋤草。

正上高二的陳雯放假回來,見大嫂大著肚子在田裡幹活,嚇得不輕,去找母親:「大嫂都要生了,你還讓她下地,萬一有個意外害的可是你親孫子。」

Advertisements

婆婆不將陳雯的話放在心上:「現在的年輕人就是矯情,我那時候懷著你們的時候,不照樣幹活,生了你哥第二天就下地了。」

陳雯生氣:「你是你,大嫂是大嫂,大嫂的活我替她幹了,你別讓她下地了。」

陳雯不讓聶茜下地,被母親指著罵也不當回事,每天早出晚歸,說是要把大嫂的活給幹了。


示意圖來源:《我也是媽媽》劇照

Advertisements

3

後來聶茜生了個女兒,婆婆當時就不高興了,不照顧她坐月子不說,還整天罵罵咧咧,說三道四。

幸好那時候陳海回來,雖然耳根子軟,但是和妻子感情正好,也能幫妻子一起照顧孩子。

但是月子裡的聶茜的衣服、孩子的尿布,婆婆卻不讓陳海動手:「你一個大男人,怎麼能幹這些活,幫女人洗這些衣服可是要倒霉的。

陳海整天被母親念叨不過,便甩手不管了,聶茜沒辦法,只好自己洗,可婆婆卻不讓她用熱水洗:「六月的天,水又不冷,用什麼熱水,你生了一個賠錢貨還有功了?

陳海默不作聲,陳雯看不過去,主動幫聶茜去洗,聶茜很不好意思:「你一個小姑娘家,別洗這些衣服,太髒了。」

陳雯沉默不語,過了好久才說:「我們老師教會我一句話,叫『 girl help girl』意思就是說女孩幫助女孩,你嫁到我們家來,給我們家生兒育女,我媽還整天挑三揀四、我哥也不幫著你,如果我再不幫你,大嫂你就真的孤立無援了。」

Advertisements

一番話,說的聶茜淚流滿面,她是遠嫁,父母不在身邊,公婆不慈、丈夫又軟弱,又因為生了個女兒被婆婆指責,她真的是心生絕望,沒想到這時候伸出援手的,竟然是年紀輕輕的小姑。

示意圖來源:《產後調理院》劇照

其實小姑在家中的處境也並不好,父母重男輕女,只偏心兒子,一點也不關心女兒。

聶茜來之前,陳雯就是這個家庭的最底層,活幹得最多,吃的最差,有點好東西都是哥哥和弟弟挑完有剩的才是她的,和弟弟都是讀書,放假的時候弟弟能去玩,她去只能幫著父母下地幹活。

後來聶茜嫁進來,有了「外人」墊底,父母剝削的對象成了聶茜,陳雯這才不整天被父母罵。

文章未完,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

下一頁

1/2

Advertisements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