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媳從不包紅包給我兒子!今年我受夠了「只包800給侄子」 弟媳氣炸要我加錢「下秒媽媽一句話」我沈默

「哎呦,八百塊呀,大姐,你這還真能拿出手?」

弟媳子惠看著大姑給了兒子的壓歲錢只有八百,臉色瞬間就變了,斜著眼,咧開嘴就揶揄道。

大姑雪菲被弟媳揶揄,這次沒有忍著,而是回懟:「我給你孩子了八百,你呢?你給我孩子一分沒有?」

這次,雪菲連侄子兩個字都沒有說,而是說你孩子,我孩子,不是雪菲不知道什麼顧及家人感情,而是雪菲的心裡實在太難受了。

示意圖來源:《BB來了》劇照

Advertisements

子惠聽到姑姐這樣說,臉色漲紅,繼而發紫,就像快要爆炸一樣,她死死盯著雪菲,好像要將雪菲給吃掉一樣:這個雪菲也是的,一直都是逆來順受的,從來不敢跟自己計較的,如今這是怎麼回事?竟然跟自己計較了?

平時過年時,雪菲每次都給侄子三千六百塊錢,但弟媳從來沒給過雪菲兒子一分錢。

倒是雪菲母親給兒子包了三千塊錢,而子惠一毛不拔。


按道理來說,子惠做法就不對,所謂禮尚往來,你收到了人家的紅包,也給人家包紅包是必須的。

可是,子惠無所謂,在她意識裡,雪菲就是欠了他們家的,誰讓雪菲嫁了一個有錢人,而自己娘家男人也就是雪菲的弟弟,他沒能耐呢,雪菲就該補貼娘家人!

這幾年,雪菲心裡雖然不太舒服,可是從來沒有跟他們計較什麼,就像子惠想的一樣,雪菲也覺得自己家過得好,從來沒有跟弟弟、弟媳計較過什麼。

Advertisements


可能就是她的不計較,結果養成了弟弟一家在她身上吸血的習慣。

平時只要家裡有什麼事情,弟弟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給雪菲電話。

那回,老母親突然暈倒,當時是雪菲弟媳在家呢,她看到婆婆暈倒,不是第一時間將老太太給送到醫院裡,而是第一時間給雪菲電話,讓雪菲趕緊過來。

Advertisements

雪菲接到弟媳電話後,當時氣惱透了,不過還是忍住了心裡的火氣,對著子惠說,讓子惠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

聽著子惠那支支吾吾的口氣,雪菲馬上反應過來她什麼意思,當場就說,你先打電話,我現在給你轉錢,錢我出,你趕緊救人!

話一出,子惠才將老太太給送到了醫院裡,才算保住了老太太一條命。


雪菲記得那次,母親花的錢都是自己出的,可是到了最後醫療保險金下來時,拿到的錢卻進了弟媳子惠的口袋裡

當時,雪菲的老公跟雪菲說過,讓她跟弟弟說清楚,告訴他,以後老人生病時,要他也負擔一部分,不能養成弟弟那樣的依賴性。

雪菲聽了老公的話,母親出院回去後,雪菲就回到家裡,等弟弟回來後,就跟弟弟說起來老公跟自己說的事情。

雪菲弟弟倒是沒說什麼,只是低著頭,對於姐姐說的話,沒說不同意,也沒說同意。

Advertisements

說著說著,弟媳子惠忍不住跳出來,沖著雪菲嚷嚷道:「你好意思?你好意思來我家說這些事情?你出點錢怎麼了?不應該呀?老人你照顧過沒?不都是我們在照看、你一個做女兒的,不照看老人,讓我們照看,你好意思?我告訴你,你出的錢還是少了,要多出點才行!」


聽著弟媳的話,雪菲心裡很難過:母親這次生病是不錯,可是恢復很好,要是說起來照顧,母親住到她家裡,到底是誰照顧誰?


Advertisements

老太太是個勤快的,平時家裡的洗衣做飯什麼的,老太太都包了,子惠到現在都沒怎麼進過廚房,別說什麼麻煩的吃食了,就是簡單的飯菜,她都不會做的。

去年,雪菲看到母親老了,擔心她做不動,就跟弟弟商量這說,不行就將母親給接到自己家住些時日。

當時,弟媳一聽到,當場就跳腳,說什麼雪菲是別有用心的,想挑撥自己家的關係,讓人家說自己家不和睦,才讓老太太住到了別人家裡。

雪菲當時倒是跟弟媳理論了幾句,質問她,母親不僅僅是弟弟的,也是自己的母親。憑什麼就不能到自己家住幾天呢。

可是,弟媳很氣惱,當場就拉著老太太出來,當著雪菲面,質問老太太選擇住在哪裡。

示意圖來源:《孤味》劇照

Advertisements

老太太可能是心疼兒子,她看著兒媳婦,又看了看雪菲,說心裡話,她是知道的,自己到了女兒那裡,是去享福的,雪菲是什麼也不會讓自己做的,不像自己在這裡,就像一個老媽子一樣,什麼都要做,反而都是他在伺候兒子和媳婦。

可是,她不敢也不想說出心裡的想法,她知道自己的兒媳婦子惠,那是個很記仇的人,自己要是敢說出自己心裡的話語,她可是會記恨自己一輩子的。

那回,她看完兒媳婦和女兒後,嘴巴抖動了幾下,最後說,自己想跟兒子住一起。

可是如今,弟媳竟然說,說是自己不願意養活老人,讓老人住在他們家裡?

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主!


雪菲氣惱地想了一會兒後,對著子惠吼道:「你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呀,我媽住在你家,那就是個傭人,既然你這樣說,那好,讓媽跟我回去,跟我一起怎麼樣?我來養活!」

Advertisements

雪菲話一落地,子惠的眼珠子就開始軲轆軲轆的轉圈:老太太恢復的不錯呢,還能在家做家事做飯呢,自己不能讓這個免費的保姆去她家裡呢。

可是,她已經將話給提到了這裡,怎麼辦?自己該怎麼辦才好?

對!就這樣,還是拉著老太太出來做擋將牌為好!


想到這裡,子惠當場就去老太太屋子裡將老太太了拉了出來,一出來就沖著老太太說道:「媽,你來評評理,說說大姐說的話對不對,我們該不該出錢?」

老太太其實在屋裡都聽見了女兒跟兒子的對話,她不想出去,她知道,這些年,女兒為家裡出了太多的錢了,當初兒子買房子,頭期款就是女兒出的,家裡的大事小事,只要跟錢有關係,都是女兒的事情。


雖然說兒子是老太太的心頭肉,是她最在意的人,可是女兒也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她不想讓女兒太為難了,畢竟女兒後面一家人呢,不是一個人。

可是,她有自己的想法和難處。

兒媳婦天天在家裡威脅她說,說要跟她兒子離婚,說什麼人家的老公都是有本事的,自己也是要什麼有什麼的,憑什麼要跟著她兒子過這樣的苦日子

老太太被兒媳婦威脅慣了,也就真怕了,她真的擔心,擔心兒媳婦跟兒子離婚。

擔心著擔心著,她的心就慢慢偏移了,心裡只有兒子跟兒媳婦和孫子,根本就沒有了女兒的位置了。


雖然說都有孫子了,老太太依然是擔心的,過往也有這樣的例子,家裡都有孩子了,可是最後還是離婚了。

離婚後,女人很快就找了下家,可是男人也很難找到合適了。

當然,事業有成的男人例外,老太太也知道自己的兒子不是什麼有錢人,只是一個平常人。

面對兒媳婦的質問,問女兒說的對不對,該不該一人出一半的錢。

老太太心裡清楚,按道理,別說是什麼一半兒了,就是兒子全部都出了,也是應該的,畢竟這些年,老太太也看在眼裡,女兒為這個家花了太多的錢了。


但是,道理是道理,老太太可沒想按照什麼道理,她如今知道,兒媳婦要是走了,自己兒子可是什麼都沒了。

思來想去的,老太太那渾濁的眼睛最後一定,將頭往一邊一斜,對著兒媳婦說著:『不對,你姐說的不對,你說的對!』

老太太這句話一出,子惠眉梢一揚,帶著勝利的喜悅看著雪菲道:「大姐,你看,媽都做出決斷了,你還說你說的對?就是你不孝順!」

雪菲被母親的話語給驚呆了,這就是自己的母親嗎?自己這些年做的事情,別人不知道,她還能不知道?她怎麼能這樣說?怎麼能這樣說呢?

聽著地弟媳說著自己不孝順,看著母親那決絕的眼神,雪菲的心裡跟灌了冰碴子一樣的又冷又疼。

就這樣,那次雪菲無功而返,回到家裡,老公問雪菲說的怎樣,雪菲嚎啕大哭,嚇得雪菲老公也不敢再問什麼了。


如果說只是弟媳過分,一昧在自己身上搜刮的話,那麼雪菲不跟她走太近就行了,可是事情沒有雪菲想的那樣的簡單,不是她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

那回弟弟突然來訪,看看弟弟時,雪菲心裡就一顫:不會又來要錢吧?

沒錯,這幾年下來,雪菲練就了一身本領,特別是看弟弟的臉色,一看就知道他要幹嘛。

果然,弟弟一坐下來,就跟她張嘴,一張嘴就是一百萬。

雪菲一聽到弟弟說錢,心裡就反感了:又來要錢,自己難道會生錢?再說了,如今雪菲的老公對雪菲娘家數年的索取很是氣惱,別說一百萬,就算是三十萬五十萬的,他也是不會給的。


聽到弟弟的話,雪菲當場就說:「沒錢,我沒錢!」

弟弟看到雪菲的樣子,想著自己來之前媳婦的交代,有些氣惱地說著:「你怎麼這樣,你都不問問我借錢幹嘛,就說沒有,看來你是不打算回家,不想認母親當媽了。

弟弟話一下就戳到了雪菲的軟肋上。

同為女人,弟媳子惠不要太了解雪菲的想法,女人嘛,誰會不在意自己的母親,那是自己的親媽呀,怎麼可能斷了?

就算是有人心狠的厲害,能下定了決心跟母親斷了,那麼外界的議論呢?

人生活在這個社會裡,有時候說不在意,不在意別人說什麼,其實都是瞎說的,誰也不會不在意,只是有的人在意的多,有的人在意的少而已。

子惠很了解雪菲,知道她是個很注重名聲和外界流言的人,將自己的面子看的很重,只要老太太還在,她就不會也不敢跟自己決裂,翻臉的。


果然,子惠猜的沒錯,雪菲一聽到弟弟說的話,當場就有些不知道所措了。

那次,雪菲又一次妥協,想法設法偷偷給了弟弟一些錢,因為沒有達到弟弟滿意,最後還鬧得很不愉快。

沒有不透風的牆,雪菲給弟弟錢的事情沒多久就被雪菲老公給知道了,他氣暈了,跟雪菲大吵一架後,直接搬到公司裡住了下來。

家和萬事興,夫妻倆人一旦生出嫌隙來,事情接二連三的來了,雪菲家就是如此。

示意圖來源:《未來媽媽》劇照

自從雪菲跟老公生氣後,她家的生意就開始滑坡,為了讓生意好起來,雪菲老公貸款加了設備,想擴大生產,不被市場給吞併了,在如今激烈的競爭中,殺出一條血路來。

也是他的時運不濟,遇上了天災,他想法設法的貸款擴大再生產後,產品是做好了,客戶也是現成的,可是疫情來了。

作為疫情中心地帶,他們的產品根本就出不去,眼看著自己好容易做出來的產品滯銷,看著貸款一天天到期,想著家裡一團亂麻,雪菲老公那晚喝完酒後,突然就暈過去了。


等到雪菲趕到醫院時,老公已經住進加護病房了。

到此時,雪菲才知道,老公背負了這樣大的壓力,面對著貸款到期後,各種各樣的討債人,雪菲到了躲都無處躲藏的境地。

那天,雪菲被一個很極端的討債人給逼的走投無路,看著自己孩子嚇得瑟瑟發抖,雪菲想到了娘家。

她想著,自己又不是找他們要錢,只是暫時找個安身地方,他們肯定會收留自己的,畢竟那是自己的骨肉血親,自己當初在他們身上可是沒少花錢的。


可是,當雪菲去到家裡時,才發現自己的想法真可笑,弟媳堵在門口,竟然不讓自己進去。

雪菲記得當初自己的樣子,她問了幾次弟媳,讓不讓開,弟媳就沒讓開。

最後雪菲氣惱地說著:「你的良心真是讓狗給吃了!」

「我的良心讓狗吃了?你才是呢,你的良心才是真的讓狗給吃了,你家有錢時,看不到我們,如今落魄了想到我們了?什麼人呀!」


子惠知道了雪菲家的事情,知道了大姐家惹上了事情了,當初姐夫借的錢不僅僅是銀行的,還有一些民間的。

對於那些民間的借貸,子惠清楚,放貸的多少都有些不怎樣。

她今天之所以不讓雪菲進門,就是不想惹上什麼麻煩事情,所以才將雪菲給拒之門外的。

雪菲看著堵在門口的弟媳,想著自己為了她,出錢出力,最後卻落得這樣的下場,心裡冰涼至極,不過,如今能收留自己的也只有自己的娘家了,自己能去哪裡,如今不是賭氣的時候呀。


強忍著心裡的難受,雪菲看著弟媳,低聲說著,說自己如今沒地方去了,自己無所謂,主要是孩子,不想讓孩子難受,不想讓孩子這麼早就經歷這些,讓孩子心裡有壓力。

雪菲想,就算是再狠的心,自己都提到了孩子身上了,她怎麼著也不會將自己給推出去的。

可是,雪菲這純粹是以己度人了,以為所有人都有心,偏偏她不了解她這弟媳,那就是個沒心的人。

為了孩子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雪菲拉下臉好話都說盡了,可是,子惠那架勢,就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了,根本就沒有讓雪菲進去的意思。

後來,雪菲母親也來了,雪菲以為有了希望。

不過還是不行,雪菲母親又一次讓雪菲的心掉落進了冰窖裡。

雪菲到現在還記得她那次回去時的情形,一個人站在華燈初上的暗夜裡,嚎啕大哭著,任憑過路人那探索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掃射,雪菲也沒停止哭泣。

娘家,對自己來說是什麼?只是一個一昧索取的地方,一個沒有一絲溫暖,沒有一絲感情的地方,需要自己時,不停的來搜刮,各種威脅各種手段,直到達到他們的目的。

不需要自己時,就將自己給推到門外,這是娘家?還是那這個生養自己的溫暖地方嗎?


可能是老天開眼,雪菲老公有驚無險,沒多久就出來了。

出院後,在他的周旋下,生意又走上了正軌,慢慢的都好了起來。

經歷了這次事情,不只是雪菲,連雪菲老公也是一樣,都知道了珍惜,沒再因為一些事情吵架了。

一家人倒是其樂融融地過著,可是,沒多久,心塞的事情就來了,那就是眼看就到了年關了,就要回娘家了,雪菲實在是不想面對那個陰陽怪氣的弟媳婦子惠。

那晚,雪菲跟老公說著話,說起了過年回去給姪子壓歲錢的事情。


雪菲的意思是,只給兩百算了。

聽到老婆這樣說,老公推推眼鏡架子,若有所思地說著:“合適嗎?往年都是三千六的,突然少了這樣多,她們?”

“以後沒有三千六的可能了,再也不會給三千六了!”

文章未完,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

下一頁

1/2

Advertisements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