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有一兄長!哥哥今年要去姪子家過年「媽媽說那跟我回家過」 試探老公的反應「我只好裝作沒聽見」

臨近年關,我又回了一趟娘家,給母親買了米麵糧油,順便想著再替她打掃一下衛生。

正好老公休假,說要和我一起回去,省得在路上要搭長途車,太費事。

我當然是求之不得。

我家住在一個小鎮裡,娘家在農村,離我家有四五十裡地,其中要換兩次車。

以前年輕坐車也不累,倒沒覺得有什麼,如今50多歲了,精神和體力大不如從前,每次回去都會犯愁。

和老公開車用了40多分鐘就到家了,老公開始收拾庭院,我就幫著母親洗洗涮涮

母親搬來一個小板凳,坐在我的身邊絮絮叨叨的和我聊天。

村東的二奶奶得重孫了,村西的三大娘和妯娌又鬥嘴了,村中的四嫂子娶媳婦了。

她說,我就應著。


Advertisements

不知怎的,就說起了過年的事情:「你哥你嫂說了,今年不在家過年了,說是要去你侄子家去和他們一起。

他們要是走了,家裡就剩我一個人了,一個人平時倒沒什麼,可又是過年過節,總是覺得在心裡呀,有點不對勁。

娜呀,要不,今年我去你家吧……」

衣服在洗衣機裡,轟轟的,母親的聲音並不大,我沒有應聲,母親也沒再說下去,她可能是認為我沒聽見吧。

說實在的,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回答,把她帶回家去過年,好像還真是一件非常難辦的事情。

我家兄妹兩個,哥哥比我大4歲,已經是兩個孫子的爺爺了。

侄子和侄媳是在外面打工的時候認識的,結婚的時候,哥哥在他們打工的城市給他們買了房子。

和所有的打工人一樣,小兩口一結婚身上就背著房貸。

婚後三年,一胎得倆,隨著雙胞胎孫子的出生,嫂子就成了一個沒有家的人。

Advertisements

兒子的家不是她的家,但她得住在那裡,自己的家都成了旅店,偶爾抽空回來待個三宿兩宿,身上也像帶著定時炸彈,隨時都要應約歸隊。

否則的話就是兒子媳婦加孫子的電話輪番轟炸。

小孫子才三歲,聽侄子的意思說,讓嫂子照顧到孩子上了小學。

那至少還得十年。

示意圖來源:《都挺好》劇照

Advertisements

家裡還有老母親,哥哥的骨子裡還是很傳統的,他認為兒子才是給養老的人。

所以讓他把母親拋下,跟著老婆孩子走,那也是不可能的。

嫂子不但得跟著看孫子,還要負擔侄子家的一部分生活費。

當然這生活費得是哥哥出,也就導致他近60歲的人了,還要四處打工貼補兒子。

我家兒子也已經結婚,小孫女一歲多一點。

兒子比我們有出息,把家安在了城市。

我是18歲進的廠,那年棉廠下來招工,爸媽本來不想讓我進廠,出去就怕回不來了。

他們就我這一個女兒,不想我嫁遠了。

可以聽別人說,如果在廠子裡做得好了,就有機會吃國庫糧了。

我們家還是祖輩沒有出過吃 國庫糧的人啊!

左右為難之際,被奶奶一句話定了音:「孩子就是風箏,父母呢就是牽著風箏的線,只要你們在,他飛再遠最終還不是要飛回來?」

Advertisements

就這樣我進了廠,因為我知道這個機會來得不容易,我特別的珍惜。

進廠這麼多年,幾乎年年都是車間的生產標兵和勞動模範。

示意圖來源:《感動她77次》劇照

Advertisements

上天從來不苛待每一個認真對待生活的人,我從臨時工改成了合約工,雖然沒有了轉正這一說,廠子裡也給我們也買了養老保險,就算是個正兒八經的工人了。

55歲,退了休。

10年前廠子的效益就不好了,雖然退休金並不高,只有一萬八千多。

老伴和我一個廠的,在職,薪水也不過兩萬二。

我和老伴結婚的時候,那真是一窮二白,別說是房子了,連個落腳的地都沒有。

我家窮,他家也窮,尤其是他的下面還有兩個弟弟。

公婆的光,我們是一分也沒有沾得著,還給他們填了不3窟窿。

我們是在廠裡分的房子裡結的婚,房子不大,只有10多坪,安上一張床和吃飯桌,連身子都轉不開。

兒子在那間小房子裡出生,並且長到了8歲。

實在是得分床了,廠子裡建了一批自住房,二室一廳,100萬。

我們存了一輩子的錢,連這15坪多的房子都買不起。

厚著臉皮問哥哥借了10萬,加上自己手裡的20萬,預支了一年的薪水,湊錢付了頭期款,終於擁有了自己的家。

搬家的那一天,我抱著8歲的兒子哭了一場。

文章未完,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

下一頁

1/2

Advertisements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