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老公住進加護病房!她急用錢「我二話不說領出12萬給她」 一年後「我收到一則轉帳」立刻衝去她家

文/陳玫 素材提供/江玉霞

我叫江玉霞,今年49歲,是一名小學老師。

我是從鄉下考試出來的,我家裡有一個姐姐,一個弟弟。

那個年代裡雖然我們家裡生活很貧窮,但是父母一直鼓勵我們好好讀書。

我從小就很有讀書的天分,學習成績一直很棒,在村裡讀完5年小學,我去了鎮上的國中讀書。

村子離鎮上有十七八里路,上國中以後,我就開始住校了,當時村裡的夥伴張文香和我一起上國中。

我和張文香從小學的時候就是同班同學,上了國中,沒想到竟然又分到一個班裡來了。


Advertisements

當時張文香的經濟條件比我們家好多了她父親在我們鄉鎮裡的一個鐵工廠上班,聽說是半工半農的那種性質,每月都有薪水可領

我們這裡是丘陵薄地,種小麥比較少,主要就是吃玉米和地瓜干。

我上國中的時候,每周是需要帶飯的,我就捎煎餅,捎一罐頭瓶子鹹菜。

我媽烙的煎餅就是把玉米面和地瓜面摻在一起發酵,然後烙煎餅。

這種煎餅當時吃起來還比較香,可是隔幾天又脆又硬,每到吃飯的時候,煎餅渣就戳嘴,有時候把我的嘴都會戳破了,我只好用搪瓷缸子接一杯熱水,泡煎餅吃。

而張文香家裡條件好多了,她父親給她買了餐廳的飯票,她可以拿著飯票去餐廳買來熱呼呼的饅頭,張文香就坐在我的身邊,她總是把饅頭掰一塊給我吃。

那時候上國中是要交學費的,雖然每學期只要幾百塊錢的學費,但是我得拖到最後才交,因為我們家裡姐弟三個都上學,父母就種那幾畝山嶺薄地,交學費很困難。

Advertisements

有一年暑假開學的時候,我怎麼也湊不齊學費了,還差100塊 。

我和母親去了大姨家借錢,但是沒有接到,又去了三叔家借錢,三叔家家明明剛賣了一頭肥豬,拿出100塊錢不成問題。

我母親反覆承諾,說等我們家收了大豆以後,拿到集市上去賣,就趕緊還上這100塊錢。

可是三嬸拉著臉,硬是沒把這100塊錢借給我們,我哭著去了學校。

上晚自習的時候,我一直趴在那裡,也不想抬頭,也不想學習,我就害怕老師點我的名,說我還沒有交學費。

那時候我臉皮薄,當時我學習成績很好,不想給大家留下不好的印象。

張文香看到我情緒不對頭,她小聲問我怎麼回事?

她這一問,我所有的委屈似乎都找到了突破口,眼淚吧嗒嗒嗒地掉下來。


Advertisements

我如實告訴了她,我們借錢沒有借到,老師過一會兒可能得來教室收學費。

到上第2節晚自習的時候,果然班主任老師來了,不過這個老師非常善良,善解人意,他看到我紅腫的眼睛,就明白了一切,他只是說有的同學還沒有交上學費,得趕緊交了,沒有點我的名。

我非常感謝老師,給我留了臉面。

到了第2天中午,張文香去她父親那裡吃飯了,回來的時候她塞給了我一個紙袋。

我一看裡面竟然有一卷錢,我數了一下,正好是100塊錢。

張文香說:「你趕緊把錢去交給老師吧,這是我去找我爸要的,我爸剛剛發了薪水,他說你現在不用還我們了,我和我爸說了你的情況,我爸說等你考上學的時候再說吧。

接過這100塊錢,我當時就熱淚盈眶,我又怕同學們看見,趕緊低下了頭。

Advertisements

張文香的學習成績不如我好,平時的時候,我反覆地給他講數理化題。

我還領著她背英語課文,我說漢語讓她翻譯英語,隨時糾正她的語法錯誤,但是她的成績一直不上不下的。

轉眼間到了國三,本來我的志向是上高中考大學,我想當一名救死扶傷的醫生,我特別羨慕穿白大褂的人,但是家裡的情況擺在那裡,我只好放棄了自己的理想,決定考中專。

1991年,我以全校第2名的成績考上了中專,報志願的時候,老師和同學們都建議我報商校或者糧校,當時這些學校很吃香,分數線比較高,他們說我的分數不報這些學校可惜了。

但是我拒絕了,我毫不猶豫地報了師範,因為我聽說過上師範吃飯不用自己花錢,是學校裡提供的。

讓人遺憾的是,張文香沒有考上高中,也沒有考上中專,她只得回到了村裡。

Advertisements

後來她爸託人,讓她去了鎮上的服裝廠上班。

我上師範的時候,每當放了寒假、暑假,我就從縣城裡下車,我都先去找張文香玩。

那時候張文香在工廠裡打工,薪水雖然不高,一個月才600多塊,但是她卻總是很大方,我去了以後,她領著我找個小飯館吃飯。


Advertisements

師範畢業的時候,我知道按照當時的分配政策,多數都是去鄉鎮小學。

我已經做好了準備,要是能分配到我們的鄉鎮就更好了,放了學的時候我可以經常回家。

幸運的是,那年小鎮新建了一所學校,我們那年的師範畢業生基本上進了小鎮,我成了鎮上的一名老師。

我記得當年剛剛參加工作的時候,聽主管說我們的薪水從7月1號開始算起,但是一直到了10月中旬我才拿到了薪水。

當時一下子發了兩個月的薪水,我記得非常清楚,一共2000塊錢,也就是說我一個月的薪水是1000塊錢,聽說頭一年畢業的薪水當時才800多,從我們上班那一年漲了薪水

這2000塊在我的眼裡簡直是一筆巨款,當時我們是去會計那裡領的現金,拿到這些錢的時候,我抱在胸前激動得有些哽咽。

Advertisements

當天下午放了學以後,我去找到了張文香,我一直記得她那年給我交上了100塊學費的事。

時隔好幾年了,我肯定不能給她100塊錢,拿出了800塊錢給她,但是她說什麼也不要

她說:「我爸當時說讓你考上學校再還賬,只不過是減輕你的心理負擔,別覺得欠了我們家多大人情,不就是100塊嗎?」

「誰還沒有困難的時候呀?誰還用不著誰?我和你是多年的同學,過去的事就過去了,你別再提了。」

雖然張文香不要錢,但是我覺得一直欠著他們家的情分,過了些日子,我回村的時候,我專門買上了禮物,去了張文香家表示感謝。

過了兩年,我們這裡的工廠紛紛倒閉,張文香本來就是臨時工,她首當其衝被辭退了。

離職以後,她只得回村幹了幾年活,後來找了一個鄰村的小夥子,嫁過去了。

我丈夫和我是同事,他也是來自鄉下農村的,我們兩個人結婚的時候一窮二白,住在學校分給我們的一間宿舍裡。

每次我們回娘家的時候,只要時間不緊,我都會騎自行車找張文香。

她結婚比我早,先後生了三個孩子,他們家裡種了一畝地的蔬菜大棚。

我去他們家的時候,有時候他們家鎖著門,我就騎著自行車去菜園上找。


張文香從大棚裡出來的時候,總是渾身是泥,我們倆就坐在大朋的地頭上,親親熱熱地說話。

每次我都會給他們家孩子帶些好吃的,有時候我把一些穿不著的衣服也帶給她。

我知道她在大棚裡幹活,不需要穿多麼好的衣服,不過隔一段時間我也會給她買件新衣服。

張文香總是說:「你對我太好了,我自己一年到頭都捨不得買衣服,也就是你給我買件新衣服穿。」

我知道農村的日子過得不容易,家裡有點錢也不捨得花,頂多給孩子過年的時候買件新衣服穿著,大人很少捨得把錢花在自己身上。

每次我臨走的時候,張文香總是把大棚裡的蔬菜給我弄上一袋子,讓我帶回城裡吃,也幫我們省了不少菜錢。

後來我們的薪水慢慢的漲了一些,我和丈夫辛辛苦苦存錢首付了一套18坪的房子,生活條件比以前好了不少。

文章未完,前往下一頁繼續閱讀

下一頁

1/2

Advertisements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